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OL激情】(16-17)【作者:仙妲姬】
【OL激情】(16-17)【作者:仙妲姬】
字数:3330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OL激情〔十六〕激淫医护>

  『人是需要鼓励的,看完请多多回覆或给感谢,才有动力写更精彩的续集。』
  某日下午,要到贞清的公司,提交设计稿时,我把车停在她公司附近的路边,走路前往时,刚与一位小姐擦肩而过,正在想,这个妞长得还不赖,而且还蛮敢穿的,一件背心加白色薄外套加短裤,可见到乳沟。

  小姐:『强劫!强劫!』我一转身,见到一位骑机车男子,一手骑机车,一手有个女用包包,直冲我而来,因为几乎要撞到我,我本能的拿起电脑公事包,往那男子身上砸。结果那男子倒向机车右侧,一只脚被机车压住,我也往机车左侧倒!

  那女子匆匆跑来,就往那男子的胸前,狠狠的踹好几脚,那男子弯曲着身体,似乎很痛的感觉,爬不起来。而我的右腿外侧,也一阵剧痛,原来机车虽倒,但油门着地,仍持续加速,造成后轮快速空转,摩擦到我右大腿外侧。

  后来,那女子打电话报警,因那条路,都是独门独院的住家,她就去按了贞清公司及隔壁的电铃,说被抢劫,请求帮忙。结果贞清公司,出来两位先生,隔壁也出来两位,贞清公司的总务先生见到我。总务:『阿辉!怎么是你,有没有受伤?』我:『有!大腿很痛!』

  他拉起我来,我看到我的右大腿的西裤,黑黑的,还带有血迹,一阵烧焦味。
  本来要带我进去办公室,但我痛的实在无法移动,另位先生,就打电话叫救护车,并再通知公司总机通知贞清。没多久,贞清及佩琦,还有其他一些人都跑出来了。

  贞清:『伤在哪里?』我指指右大腿,她看我一付痛苦的表情,过来摸摸我的脸,亲一亲嘴。

  贞清:『忍着点!我去开车送你去医院。』我摇摇手,比个打电话的手势。我:『已经叫……救护……车了。』我见那个抢匪,还躺在地上呻吟,被一个男的双脚压在他身上。没多久,来了警车,下来四个警察,一个下来见状,就将那抢匪扣上手铐要带走,那抢匪一直呻吟,那警察似乎不理,直接带上警车。另一位警察过来,见我旁边有人在安慰。

  警察:『你被抢?』我摇摇头。那小姐就跑过来。小姐:『是我被抢,这位先生帮我拦下坏人,然后受伤了。』警察:『叫救护车没?』有人:『叫了。』这时候,已听到救护车的声音,救护车到达时,马上推推车让我躺上。救护人员:『你哪里受伤?』我指指右大腿,他一看,要拨开我伤口边的裤子。我:『很痛!』
  他们推我上车,关起车门就开走了,一直到XX医院急诊室。一到就被推进急诊室,就有医生跟护士过来。医生:『怎么受伤的?』我:『被机车轮胎磨的。』医生看看后,就走开跟护士说一些话。护士就拿剪刀,将我的裤子剪开,然后作伤口的消毒,双氧水一弄,痛的我眼泪都留出来了。医生再过来看了一下,就去打电话,然后回来。

  医生:『你这里的皮肤,被磨得很深,没办法癒合,所以要作移植手术。』我:『怎么移植?』医生:『我们要割下你大腿内侧的一块皮,来贴在你受伤的伤口。现在刚好,皮肤外科医生有空,所以可以马上作手术。你要不要打个电话叫家人来。』这时,贞清跟佩琦进来了。贞清问医生状况,医生告诉她后,她就叫佩琦拿我的健保卡去瓣手续。

  没多久,就把我推进手术房了。进手术房,我只作半身麻醉,所以知道,有人脱掉我的裤子及剪掉我的内裤,大概三个钟头后,出来恢复室,贞清及佩琦进来,问我当时情况,我告诉她们,当时我也不是真的要抓他,只是那抢匪,好像要撞到我,本能的将电脑包一挥,他就倒了。佩琦说,到时警察问你,就要说是你发挥见义勇为的精神,把他制伏的。

  后来来了一位护士!护士:『我们会为你安排烧烫伤病房,你要住什么病房?
  一人还是二人房?『贞清:』你有没有保险?『我:』有!『贞清:』那住一人房好了。『我点点头。我:』我还是打个电话问一下。我的手机给我。『我就打电话,问了保险员,她说我的保险【烧烫伤】还有加倍理赔。所以就进了病房。

  进病房后,护士来安置一些器材,我还吊着点滴。她告诉我,因为是外伤,这点滴打完,应该就不用打了,但伤口一天要换两次药,大概要五天,视伤口复原情形而定。贞清说要留下来陪我,我坚持不用,而且也没什么大碍了,她说找我学弟过来,我说找他来,睡得跟猪一样,就算了。我请她叫学弟带一些盥洗用具来,还有我的电脑,检查一下,如果没坏,就带来给我,包括3G卡。我就要他们离开。

  晚上,学弟把盥洗用具跟电脑带来,说没摔坏。原本他说要留下陪我,我说不必了,我可以自己走动,就让他回去了。到了晚上,麻药退了,感觉有些疼痛。我才发现我没穿内裤,因为穿内裤,可能会碰到伤口,也不能穿裤子,只穿从后面绑袋子的衣服,但那几个结,躺着很难过,这时,点滴也快完了。我就按护士铃,护士进来。

  护士:『什么事?』我:『点滴没了。』她就动手把点滴拔掉。护士:『你不用再打了,吃消炎药的就好。』我:『能不能帮我把后面的结拆掉,躺着不舒服。

  『我就起身,让护士拆掉,然后我就下床。护士:』你要干嘛?『我:』上厕所。

  『我就起身往洗手间走,洗手间在门口,护士要出去,就跟在我后面。护士:』屁股蛮结实的。『我回头看了她一眼,长的还不错,身材也不赖,就对她笑笑。我:』你是负责我的护士吗?叫什么名字?『护士:』我叫美芳,有事随时叫我。『

  隔天早上,她们交接班,换一个长的可爱的护士,眼睛大大的,叫爱柔,另一个应该是大夜班,昨夜睡着了,没见过。交接大概说,我是昨天住院的什么状况,然后说待会要换药。没多久,护士就推着药车进来,拿了两颗药给我,然后开始帮我换药,先换外侧的,再换内侧,就把衣服掀开。

  起初,她看到鸡巴,似乎不在意,但她换药时,难免会碰到鸡巴,甚至要看清楚伤口,当她低下头时,我的鸡巴刚好抵住她的脸。他脾气很好,用手靠着鸡巴,把她挪开,开始换药,但有次转头时,觉得她嘴巴有碰到鸡巴,结束后,她:『先生,不要那么冲动,还有,你DD好硬。』我:『见到美女,不冲动就不是男人了。』

  早上,贞清有打电话来,问我的情形,我请她不用过来了。倒是茹莉、美兰及艾莉卡,提着鸡汤来看我。茹莉:『哇!英雄耶!昨天新闻还有提到这件事,但没将你报出来。』我:『贞清有告诉我说,她有叫警察不要来骚扰,记者来时,我已经进手术房了,超过截稿时间了,这种新闻,就一次的报导热度而已。』美兰:『你伤在哪里?』

  艾莉卡就把衣服掀开要看,结果就露出鸡巴。艾莉卡:『为什么没穿内裤啦?
  『我:』伤口在那,就不能穿内裤。『茹莉:』哇!那这里的护士,不就爽到了。

  不行,肥水不落外人田。『说完,她就把嘴巴,含住我鸡巴猛吸,吸了一阵。茹莉:』不行了,美兰换你。『美兰就一手扶着我的鸡巴,一手用手掌心,按着我的龟头一直转。我:』呵……美兰……你又学新招了……好刺激……『

  我正在爽的时候,爱柔进来,一见她们在玩我鸡巴。轻声的制止。爱柔:『请不要在医院作这些啦。』美兰就不好意思收手。爱柔:『我忘记问你,要不要订医院的伙食,因为你没穿衣服,出去不方便。』我:『不用啦,反正我要减肥。』美兰:『反正你要吃什么,打电话给我们帮你带来。这里有鸡汤,待会你再吃,没戏唱了,我们要走了。』

  她们三个刚走,我正在喝鸡汤,昨天那位被抢的小姐,提着水果篮走进来。小姐:『先生你好,不好意思,让你受伤住院。』我见到她,今天穿ㄧ件细肩带的连身长裙,是两层纱的,但有点透明,隐约可以看到丁字裤及胸罩【肩带是透明的】戴着草帽,又提竹篮,约155公分,长的娇小,很有欧洲少女的味道,看得让刚刚要冷静的鸡巴,有点翘起来。

  我:『没什么,应该作的,只是自己不小心,被轮胎磨到,没什么关系啦!』小姐:『还好包包有追回来,里面没有很多钱,但有很多,我的重要东西。』我:『我叫阿辉,请问你芳名?』小姐:『那么文诌诌的,我叫如雪。』我:『碰到美女,要有气质一点的问。真是人如其名,你刚出生,皮肤一定跟现在一样的白,所以,你父母才帮你取这个名字对吧?』如雪笑笑没说话。这时候,我想把剩下那半碗鸡汤喝掉,正端着在喝。

  她似乎看到,我大腿外侧的包紮,就伸手掀开我的衣服。如雪:『你伤在哪里?』我阻止不及,她就看到我直挺的鸡巴。而我的汤,洒在我胸前。如雪:『对不起!对不起!』她想要帮我擦,抽起面纸,但不知如何动手。我:『没关系!没关系!』但我觉得身上黏黏的,想擦一下。

  我:『如雪!没事啦,我进去擦一下,就可以了。没事,你可以先走。』如雪:『我帮你。』我:『不方便啦!』如雪:『没关系啦!刚刚,你的同事都不介意帮你擦DD,我也不介意。』我:『你看到了吗?』如雪:『我刚刚就来了,不好意思打扰你们。』我:『因为我们很熟,她们在作弄我的。』如雪:『没关系啦,我带你到浴室帮你擦。』

  我就起身,不好意思让她扶,就走进浴室。其实,我各种动作都可以正常,只是伤口不能碰到水。走进浴室后,因为衣服都是鸡汤,我就脱掉,她在门口,见到我全身赤裸,鸡巴直直挺着,她犹豫一下,站在外边。我:『真的,我自己来就行了。』如雪:『你伤口不能碰到水,我顺便帮你用沖的,比较舒服。』
  她就拿浴室内的塑胶板凳让我垫脚,并拿出毛巾,摺一摺盖住我的伤口处。接着,她就出去了,当我在纳闷时,他已经赤裸的进来了,她全身皮肤,白里透红,奶子虽不大,但圆圆的,很漂亮,阴毛只有小穴上面一搓,看的我的鸡巴,在她面前弹了几下。

  她打开水龙头,小心的淋湿我身体,不让水流到伤口。由於我只站一只脚,摇摇晃晃的,她就用身体帮我档着,接触起来,真的很光滑,沖鸡巴时,更是轻轻的磋鸡巴,心想,为她受伤,真是太值得了。沖完后,她拿着浴巾擦我全身,不让水流下来,鸡巴更是擦的乾净。她:『这样有没有比较舒服?』我:『没有。』她瞪着眼睛看我。她:『为什么?』我放下脚来,抱着她。【还好伤口都在大腿两侧,正面接触没关系!】

  我:『有个东西,胀的很难过。』她笑笑,看看我,就蹲下身去,用嘴含我的鸡巴,她嘴巴也不大,含的紧紧的。她吸了一阵。她:『你DD好硬,吸不出来,我们一起做爱,方便吗?』我点点头,就拉她起来,用手轻抚她的小穴,她紧抱着我,在我胸膛亲吻。感觉到她蜜洞已经有点湿了。如雪:『嗯……嗯……嗯……嗯……』接着,她手扶着墙壁,将我的鸡巴,插入她的蜜洞,由於还是怕碰到伤口,就慢慢的插到底,再慢慢的抽出。

  如雪:『嗯……嗯……嗯……呵……呵……呵……』由於受伤,只能採用这个姿势,继续抽插,有几次受不了,碰到伤口,痛了一下。如雪:『嗯……嗯……呵……呵……嗯……呵……嗯……呵……』她都是柔柔的叫着,因为都慢慢插,时间就拖久。如雪:『嗯……嗯……好……久……呵……到……外……面……去……』我就将鸡巴拔出,她拉着我的鸡巴回到病床,她躺在床上,我将她的双腿,架在肩膀上,再用鸡巴猛插进去。如雪:『啊……啊……啊……』

  这时,病床撞到床头柜,发出声音来。我赶紧停止,抽出鸡巴,去把那病床刹车踩到底,在把床头柜挪开一点。回到床边,因为我没办法蹲下去,会有点痛,我就将他双腿抬起,用我的嘴巴,去吸他的蜜洞。如雪:『啊……啊……嗯……啊……嗯……啊啊……嗯……嗯……』他的蜜洞,已流出很多淫水了,我就再将鸡巴,插入他蜜洞,而且加快速度。如雪:『啊啊啊啊……啊啊啊……嗯嗯……啊……啊……啊……』

  抽插到她的身体,开始打哆嗦,接着抽慉,摊在床上了,我则继续抽插十几下,就射精在她的蜜洞。但我继续抱着她,吃她的乳头,但她似乎不要了,推开我。

  起身开始穿衣服。如雪:『我要先走了,明天再来帮你洗澡。』我:『真的吗?那我要住久一点。』如雪:『你神精啊!你快好起来,我才会高兴,再好好伺候你。

  『说完,她帮我换一件乾净的衣服后,就离开了。

  下午贞清及佩琦,带了鱼汤及吃的来,看到有鸡汤。佩琦:『哇!有鸡汤,让人捷足先登了,可惜清姐的浓浓爱心。』我:『我同事美兰早上带来的。』贞清:『那你现在饿不饿?要不要先吃饭了。』我:『有点饿了,今天只吃鸡汤。』佩琦:『这可是清姐自己作的,要吃完。』我就点点头,拉了贞清,亲她一下,就开始吃东西。佩琦也一样,掀起我的衣服。我:『想不到,你手艺还不错。』佩琦:『伤口怎样?哇!你好噁心,也不穿内裤。』我:『我是没办法穿啦,是你自己爱看,还说我噁心。』佩琦就用手,猛搓我的鸡巴。

  佩琦:『最好是我爱看。』我:『你越来越过分,当着清姐的面,玩她老公的DD。』贞清:『佩琦不要闹了,让辉哥吃饭。』吃完后,佩琦把餐具收好。贞清:『你要不要擦一下身体,应该不能用沖的吧?』我:『帮我擦一下好了。』佩琦就去浴室拿出一脸盆的水及毛巾。佩琦:『这毛巾跟浴巾,为什么湿湿的?』我愣了一下。想要不要说,想说算了,还是不提。我:『下午想自己擦,结果差点让水流到伤口,就放弃了,现在刚好你们来,就让你们为我这个勇士,服务一下吧。』

  她们就开始,用毛巾擦我的身体,擦完后,佩琦:『DD要不要服务一下。』也不等我回答,她开口就含进去了。我:『你男朋友的吃不够,吃到你清姐男人的。』佩琦:『清姐说没关系,要让我多多找你练习。』我:『贞清,你真的这样说?那也要问,我同不同意?』贞清:『她的第一次,你也没经我同意就教了,结果教出一个大淫娃,所以,自己种的因,就自己承受这个果。』佩琦:『清姐,你怎么说我是大淫娃。』贞清:『还不是,若不是你辉哥受伤不方便,我看你咩咩都插进去了。』

  佩琦就不吸了,但还是用手在套弄,贞清跟我聊天,询问想吃什么?需要什么?明天帮我带来,我就抱着她在亲吻。这时,美芳推着药车进来,一见这种情形,口气就相当凶,比早上爱柔凶多了。美芳:『这里是医院,不是宾馆,请不要乱来,我现在请你们出去,我要换药了。』贞清:『对不起,她们在开玩笑的。阿辉,那我们先走了。』

  她们离开后,美芳开始帮我换药,跟早上情形一样,我的鸡巴一直在弹跳,会打到她的脸,见她脸色,从刚刚的凶巴巴,好像缓和了许多。美芳:『听说,今天好几个女生来看你,都在玩你的DD,中午听说,还跟一位美女作爱。有没有啊?

  『我:』你们有听到?『美芳:』病房的隔音还不错,只是有几声,不小心撞到什么?有人偷看到,叫我小心你一下。『我:』为什么要小心我?『美芳:』因为你有只女人很喜欢的东西,怕我吃不下。『我:』那要不要吃看看。『她打了我鸡巴一下,就推药车出去了。

  没多久,公司的技术部门,及几位同仁来看我。我说一切都还好,就是怕伤口感染而已。其中一位男同事说:『你在这,无法出去风流,要不要带A片给你!』我说:『那不是更难过!』【心想,在这才能更风流呢!】晚上,我正在看新闻报导,美芳又推着药车进来。我:『不是换过了吗?』美芳:『有个伤口,要你治疗一下。』我:『什么伤口?』美芳就走到我床边,掀开我衣服,张口就含住我的鸡巴。我:『你不怕别人知道?』美芳:『你放心,没人进得来。』

  这样,我就不客气,将手从胸口伸进去,开始抚摸她的奶子,用手指掐她乳头,她似乎也很敏感,一掐奶头,身体就开始扭。接着,我就起身,让她躺在床上,撕开她的丝袜,将手指,从内裤旁边,插进她的小穴,并用力旋转。美芳:『啊啊啊……好……啊啊……刺激……啊啊啊……』她的小屄,开始湿润了,我再用手指抽插方式,用快速进行抽插。美芳:『啊啊……轻……啊啊啊啊……一……啊啊啊……点……啊啊啊……』她真的很敏感,屁股已经扭动很厉害了。
  由於,我无法帮她脱丝袜及内裤,只好脱到膝盖。然后让她双腿,架在我一边的肩上抱住,再将鸡巴插入,由於这样比较紧,但她的小屄,实在很湿,所以肏起来还很顺畅,当被我一次一次的直插到底,她似乎已经疯狂,不断的躺在床上摇头。美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接着,我插着不动,改用转圈的,然后再用力抽插。美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感觉她小穴一缩,当我将鸡巴拔出时,她竟然喷尿出来,差点弄湿我伤口,还好闪的快。

  她躺在床上休息,我则坐在沙发上,等她起身时。我:『你要帮我换衣服及床罩。』她点点头,走到门口,弯下身去,拿起一个三角形的门档【原来有这个,才不怕人进来!】。没多久,她带了床单及衣服进来,我请她过来。我:『生病就变得很变态,你把内裤脱掉给我,然后把裙子弄高,光着屁股,帮我换床单。』她笑笑的,就把丝袜及内裤脱下,丢给我,然后故意翘着屁股,帮我换床单。换好要走时,我再用手,插她几下小穴,她扭了几下屁股,就走了。

  晚上将近十二点,我已经快睡着了,听见有人进来,在叫我,是美芳的声音,我假装睡着了。她就过来,掀开我衣服,让鸡巴露出来。感觉进来两个。美芳:『你看,就是被这只DD,弄得好舒服。』护士:『看起来又不长,就弄得你把内裤都给人家。』美芳:『但是很硬,插起来就是很舒服。』护士:『真的吗?』美芳:『不信?你摸看看?』护士:『我才不要。』美芳:『不要就算了,但是这件事,不要跟别人说。』我感觉她们要走时,我就出声。

  我:『护士小姐,三更半夜打扰病人,还对男病人的阳具,品头论足,作性骚扰,好像过分了点吧?』美芳走过来靠近我,拉起我的手,就往她的小穴摆。她真的没穿内裤,上一晚的班。我就将手指,紧紧插入她的淫屄不动,只将手指头,在小穴内挑动。美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另一位护士过来,摀住她嘴巴。护士:『门没关,小声一点。』她就去关门了,并听到,她似乎也装上门档,等她回来后,我用手指,紧紧抠着美芳的小穴不动。

  我:『说!到底怎么回事?』美芳:『啊……和你作完爱后……啊……没穿内裤……但因为刚刚……很过瘾……想着想着……咩咩就留出水来……啊啊……我拿……卫生纸……直接擦……小穴被她……看到了……』美芳一面说时,我偶而就抠她一下小穴,就说的断断续续。我:『继续说。』美芳:『我告诉……她……啊……XX房的……啊……男病人……DD……啊啊啊……很厉害……有高……潮……她说……要……看看……』

  我将手指拔出美芳小穴,将美芳的头,压在我鸡巴上,让她含着我鸡巴。等到硬的时候。那位护士,虽不是很好看,但可以看出是豪乳级的。我问她。我:『现在,你要不要摸看看。』美芳就去拉她的手,来摸我的鸡巴。护士:『哇!好硬!

  『我:』要不要试试。『那位护士蛮开放的,她自己动手,将全身脱光光,我就起身下床,让她手撑在床边,不管他的小穴,是否是湿的,就将鸡巴插入她小穴。

  护士:『啊啊……轻一点……』我就将鸡巴,插在里面不动,伸手捏她的乳头,鸡巴慢慢的抽插。她的小穴也越来越湿润了。护士:『啊啊啊……真的……嗯嗯嗯……好……嗯……舒服……啊啊……』她小穴更湿,我就插的更大力,插的她两个奶子,频频晃动,我一只手,改揉着她的阴核。护士:『啊啊啊啊啊……爽……啊啊啊……爽……啊啊啊……』我再让她躺在床上,将她双腿分开,用手压着,再将鸡巴插入他的小穴,次次都直接插到底。

  护士:『啊啊啊啊啊……我……啊啊……要……啊啊啊啊啊……死……』她身体已经开始在颤抖,我就再用力抽插。护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她的小穴一直在缩收,最后流出淫液来了,我还是再用鸡巴用力抽插她。护士:『啊啊啊啊啊……饶了……啊啊啊啊啊啊……我……啊啊啊啊……』我就拔出鸡巴,将精液射在那对豪乳上。

  当她起身时,我:『满意吗?』她点点头。我:『请问,你叫什么?』护士:『我叫钰瑛。』我:『钰瑛小姐,为了表示你的歉意,请你把内裤及胸罩留下。』美芳:『我看的都爽,咩咩又湿了。』我:『改天吧!我要休息了。』她们离开后,我就安稳的睡个觉了。

  隔天早上,爱柔进来说,待会医生要来巡房,叫我准备一下。我就起床去盥洗,出来时,是三个医生,一个女的,二个男的。主治大夫要我躺下,看我伤口。医师:『目前癒合状况,还看不出来。欣仪,你今天检查一下。』我看那女医师点点头,她长的瓜子脸,还不丑,但美女还称不上。

  这时,琪姐跟美兰来见我,又带鸡汤来。美兰:『吃皮补皮,多吃鸡皮吧?』我:『鸡皮我最爱了。谢谢徦老婆,来亲一个。』琪姐:『看你这样子,应该没事。』我:『就植皮的地方,看会不会癒合。』我跟琪姐说了一些公事。这时,爱柔推药车进来。爱柔:『我待会再进来换药好了。』琪姐:『不用了,我们也该走了。』

  她们走后,爱柔开始换药,她今天靠我特别近,一阵香味,美女当前,她才刚刚掀开我衣服,我的鸡巴,马上起立致敬。爱柔:『你不要这样啦!』我:『没办法!他见到你就起立了。不然,你让他听话啊!』爱柔:『你的东西,我怎么让他听话。』我拿出美芳跟茹瑛的内裤跟胸罩,在她面前摇晃。我:『她们就是用这里面的东西让他听话。』爱柔:『你一个晚上跟她们都上床了。』我:『我们没有上床,都在床下,作—爱—』爱柔:『不帮你换了。』说完就出去了。我想,难道我挑逗失败了。

  我就拿出电脑,上网处理公事。过了一会儿,我听见有人进来,还要门档档住门的声音,原来是爱柔又进来了,但没推药车,只拿包东西。我:『今天不换药吗?』爱柔:『今天医师待会要检查,所以先不换。』我:『那你要干嘛?』爱柔:『我要跟你上床!跟你拼了,看你行不行?』我:『我的至理名言,男人不能说不行,女人不能说不要,来啊。』

  我心想,长的那么可爱清纯的女孩,原来也是个好色的。就见她,从包包拿出一条大毛巾,圈住我的伤口,然后再拿出有魔鬼沾,里面好像是棉花,再将这东西圈住毛巾。然后把自己衣服全部脱掉,露出圆圆的双奶,及粉红的小穴。她一下就爬上床来,将她的蜜洞对着我的嘴,她嘴巴就含住我鸡巴。心想,她大概要跟我挑战性爱功力了。

  我就用三指功插小穴,中食指直抠住小穴内不动,姆指猛揉她阴核。她因为太刺激,身体打了几下哆嗦,嘴巴一开。爱柔:『啊啊啊啊……你……好……啊啊啊……贼……啊啊啊……』我再换姆指,按住阴核不动,其他两指在小穴内骚痒。她就浑身颤抖,小穴内已经湿润润的了。爱柔:『呵呵呵……好……啊啊啊……痒……呵……好痒……呵呵呵……』

  她想爬起来,但我用另一只手,压住她的腰。手指继续轮流抠插。这样的方式,应该是又痛又痒又爽,可能太刺激了,她嘴巴根本无法含住我的鸡巴,所以,我现在是在攻击方。爱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她小穴内都是淫水,手指抠起来更顺畅,我就继续的抠插痒。爱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啊啊……输……啊啊……了……啊……』

  我看到她的内阴唇在收缩,一动一动的。淫水都流出来了,摊在我身上。我还是硬让她转身抱着她,将鸡巴插入她小穴,挺着我的屁股,抽插她蜜洞。爱柔:『呵呵呵……我……没……呵呵……力……呵……』插几十下,由於她小穴一直流出淫水,感觉要流到伤口了。他又瘫在床上。我:『先放你一马,再找时间让你试看看。』她就抱着我,躺在我身上休息。

  这时,有人敲门,爱柔赶快起来,拿着衣服到洗手间内躲着。我起身开门,是一位阿桑。阿桑:『病房不能锁住,也不能用门档啦。这个我拿走。』她就将们档拿走。阿桑:『现在要带你去苏医师那作检查。』我就转身露出我的屁股。我:『我这样怎么去?』阿桑:『我再拿一件给你穿后面。』爱柔从洗手间出来,抱着我亲了一下嘴,把胸罩跟内裤塞给我。爱柔:『我输了!这给你吧。』她就离开了。

  阿桑一会儿,就拿件衣服给我,要带我去诊疗室,关了两天,终於走出病房门了。来到诊疗室,知道医师叫苏丽芬,进去时,她似乎刚门诊完,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休息。瓜子脸长发,有点冷冷的,像个冰山美人。她见到我。她:『到里面躺下,后面那件衣服脱掉。』我就到里面的病床躺下,等了一下,有个护士推了一支,有放大镜的架子进来,推到床边,苏医师才过来。

  苏医师:『你先离开没关系,他不是门诊,不必你帮忙。』她就掀开我的衣服,我鸡巴又露出来了,刚刚做爱没射精,被女人的手一摸,又硬起来了,她看了看包紮的地方,她就离开,回来时,拿了一本一册子,打开盖在我鸡巴上,然后开始拆掉包紮,用放大镜检查伤口。我就故意让将鸡巴用力,因为册子也不重,就见到册子一动一动的,我看到她嘴角微扬,好像在笑,但她继续检查完后,开始包紮伤口。苏医师:『癒合状况还不错。后天再看看,也许就能出院了。』
  她把放大镜及包紮的东西都推走,但没叫我起来。她:『你的DD不止硬,还蛮有力的,我来试试,多有力。』她就拿一本书来,打开放在我鸡巴上。她:『我看你还能不能顶起来。』我就用力,将鸡巴顶了两三下。她又去拿一本,类似百科全书的书,一样打开放我鸡巴上。她:『我看你多会顶?』那书真的很重,一压不要说顶,连DD都变软了。

  我:『医师!这东西不是用来顶的,是用来插的。』她:『我就知道你不行?
  『我:』我最讨厌人家说我不行,我就顶给你看。『她:』你顶的起来,我就随便你。『我就把书本拿开,开始打手枪,让鸡巴更硬,然后吸了几口气,将书本盖上,将力量汇至鸡巴,那书本,真的动了一下。我:』怎样?输了吧!你随便我,那要怎么随便我?『她:』你想怎样?『我心想,她一定会认为,我会要求跟她做爱,我就偏不。

  我:『要你在我住院期间,每天早巡房时,不准穿内衣内裤,然后要证明给我看。够简单了吧。』她:『你很变态ㄟ!不能是别的吗?那有这样的。』我:『不然你想怎样?』她:『嗯,我帮你吸出来,你们男生,不是都喜欢被口交。』我:『但我现在不想被吸出来。』她:『我就知道,你就是要我跟你作爱。』我:『我说跟你作爱,是让你爽,那是输的处罚?』她:『难道,你现在不想吗?』她又恢复那冷冷的表情,我想,她是属於外冷内热的闷骚型。

  我:『不然这样,我现在跟你作爱,明天的要求,你要作到。』她点点头,就直接扑到我身上,抱我吻我,我一只手从她屁股后,去抚摸她的小穴,虽穿着内裤及丝袜,但感觉有些湿湿的,真的是闷骚。她起身,边走边脱,去把门锁上,衣服丢了满地。回来用嘴巴含着我的鸡巴,我则用手指抠她小穴,他的小穴很快就湿了,我下床脱掉衣服,把她推到墙边,鸡巴从后,接近她的小屄,一手摸奶一手摸阴核,摆动我的屁股直插。

  她:『嗯嗯……嗯嗯……好……嗯……舒服……嗯嗯……』插了几十下后,让她坐在护士桌上,双腿打开,两手撑在后面,鸡巴深深的插入。她:『啊啊啊……

  啊啊……呵呵呵……啊啊啊……呵呵……啊啊……『她用双腿勾住我双手,圈住我脖子,让我抱起她,双手扶住她屁股,上下抛接,鸡巴几乎到底。她:』啊啊啊爱……啊啊……死……啊……你……啊啊啊……了……啊啊……『

  这样真的很费力,就让她跪在自己的椅子上,我双手拉住扶手,已经憋一个早上了,我就一阵猛攻。她:『啊啊啊啊……好……啊啊啊……爽……啊啊……爽……啊啊……爽……啊啊……』插的啪啪响的,我就将椅子去抵住墙壁,双手扶着她的腰,全力猛插。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知插了几下,我就射精在她小屄内了,但我在射完精后,还是很尽责拔出鸡巴,让她坐在椅子上,用我手指,跟早上对付爱柔一样,抠揉痒她的内穴。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屁股一挺,小穴一缩,就高潮了,她瘫坐在她的椅子,上面也沾了很多淫水。她:『你的鸡巴,真的有力。』我拿起地上的内裤跟胸罩,围在我鸡巴上。我:『明天不要忘记,我们的约定!』我就离开了。回病房路上,感觉有些骚动,原来,我只穿前面的衣服,后面露出屁股了。

  回到病房,因为无聊,我就睡了一觉,醒来时,已是下午五点多了,我打开电脑,原本想用MSN跟美兰聊天,看看公司有没有什么事。结果一上线,很多人就问我情形如何,一次对近十个人在打字,打的有点头大,我就告诉他们,不用来看我了。美芳刚好拿药给我,说要换药,我就回覆,要换药了,赶快退出来。
  我:『不用吧,中午才换过。』她还是走过来,握住我的鸡巴在套弄。美芳:『你今天真的脱了爱柔的内衣裤。』我:『她跟茹瑛一样,太看不起人了,就两三下打她解决了。而且还没用到我弟弟。』美芳:『那要不要,我们再一次。』我就从床垫下,拿出三件胸罩,四件内裤。我:『你的胸罩没给我,所以,除了你们三个,已经有人帮我服务了。』她:『谁啊?』我:『你挺八卦的,自己去查。』她:『那我胸罩也脱下来给你。』我:『现在不行,待会有人会送饭来。』
  没多久,贞清带着芷薇及晚餐来。贞清问我,情形怎样,我告诉她,医生做了检查,伤口癒合的不错,应该再二天,就可以出院了。芷薇:『听佩琦说,你在这没穿内裤,然后那些护士帮你换药,都会看到你的DD,那她们有没有帮你退火?

  『??@ ?,吃在嘴里的饭,差点喷出来,缓了一下后,我:』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好可怜,她们这些护士,一天照三餐,外带宵夜,一直在摧残我。『芷薇:』真的假的?『我:』当然是真的。我的DD,都抬不起头了。『

  芷薇掀开衣服,握着我的鸡巴,因为刚刚美芳才弄过,所以还有点硬度。芷薇:『骗人!还是硬的。要不要我帮忙弄出来。』她就开始套弄我的鸡巴。我:『小姐!我现在在吃饭ㄟ。』贞清:『芷薇,不要闹了!』等我吃完饭,聊了一下,她们就走了。

  晚点,如雪打电话来说,她有事要晚点来,我就不让她来了。我按了护士铃,一位护士进来,我跟她再要一件衣服,想到外面走走。但秋天的晚上有点凉,没待多久,就回病房了。因为3G卡,上网看影片或打线上游戏不够顺畅,电视又没什么好看的,就觉得有点无聊,不知不觉又睡着了。11点多,好像在交班,有人进来,我也没理她们,继续睡。

  没多久,耳边有人再叫我。『辉哥!』我一睁开眼,一看是爱柔。我:『那么晚了,你来干嘛?明天不用上班。』爱柔:『明天休假,所以我来陪你啦。』我:『我看是咩咩早上没插到,在痒了,对吧?』爱柔:『早上没让你插到,就硬把人家弄出来,我也想插插看啊。』我:『好吧!为了补偿你,我就随便你玩。』
  爱柔亲了我一下后,就将衣服脱光,双膝跪着,跨坐在我身上,握住我的鸡巴在自己的小穴口磨,有些湿润后,她就将鸡巴,插入她小穴,由於还不是很湿,她就慢慢的插。爱柔:『嗯嗯嗯……嗯嗯……嗯嗯……』看她一付很陶醉的样子,随着小穴越来越湿,她抽插速度越快!

  但这样动作,还是很累,所以抽插一阵,就抱着我休息,让我的鸡巴,有休息的机会,鸡巴泡在她小穴的淫水里,也很舒服,我双手偶而揉捏,掐她的乳房或奶头,我也用手扶着她屁股,帮忙抽插。她就这样,连续抽插,又休息几次。我:『要不要帮忙?』爱柔:『嗯嗯嗯……我要……嗯嗯……自己来……嗯嗯嗯……』

  这次休息较久后,她就用双手撑住床,将屁股猛力的抽插。爱柔:『啊啊啊啊……好……啊啊啊……爽……啊啊……好……啊啊啊啊……爽……』我想她应该快高潮了,我在这样的抽插下,似乎也快射了,所以缩一下屁股,看能不能档着住。

  爱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她叫了一阵后,瘫在我身上,小穴直冒淫水。我也屁眼一松,泄精在她小穴内。结果,我们就赤身裸体相拥而睡。等醒来,已经快七点了。爱柔:『要交班了,你也一起躲厕所啦,不然,她们也会看洗手间。』

  一会儿,她们就进来了,敲敲洗手间。『阿辉!你在里面吗?』我:『对。』出来后,爱柔开始穿衣服。爱柔:『完了!现在出去,会被她们知道。』我:『知道就知道,有什么关系。』爱柔:『不行啦!现在阿长在外面。你出去制造一点混乱啦。』我:『怎么制造混乱?』爱柔:『暧呦!你出去露屁股,到护理站晃一圈,就可以了啦!』我就出去,走进护理站,护士看到我就说:『你怎么穿这样就出来了。』有人偷偷掐我屁股,我随便问说,要不要先结算医药费,然后就回病房了,爱柔也安全离开了。

  接着,医师就来巡房了,丽芬跟着主治医师来巡房,主治大夫说,我应该没问题了,明天再看一下,看是不是可以出院,再回来拆线。我看到,丽芬还是装酷酷的,但她偷偷到我旁边,看一下外侧的伤口,然后将ㄧ支笔,扔在我腿下。出去就听她说:『我笔掉了,回去找一下!』然后回到病房,来到我旁边,把衬衫的钮扣打开,拉我的手摸她奶子,再拉我的手,往裙子内摸她的咩咩。她:『这样可以证明了吧?』我:『通过,明天请加油!』

  我正在房内上网,美兰送来我的午餐,我正跟她在聊天,这时,走进四位警察,其中一位,是高阶警官。他:『被我打到那个抢匪,就是最近,出没在大台北地区的机车大盗,经过调查,还涉嫌几起纵火案,局长要我来探望你,并询问你,是否愿意接受表扬。』我客气的回答说:『考虑看看。』然后,他跟另一位警官走了。剩下一位男警察,一位女警察。

  男警:『先生!你好,虽然抢匪已经招供了,但我们还是要作笔录。』他看了美兰一眼,她就知趣的离开了。正要作笔录时,他的无线电对讲机响了,讲了一些术语。男警:『学妹!现在有XXX,让你作笔录,可以吗?』女警:『是!学长。』男警察走后,女警拿出电脑及录音机。讲话冷冷的。女警:『先生,现在我开始作笔录,请问有带身分证件吗?』我:『在抽屉里面。请自己拿。』
  女警拿出我的身分证,开始作纪录。忽然,态度变得很亲切。女警:『你是XX人啊?』我:『是阿,难道你也是?』她:『不是,是你隔壁乡的,但我国中,是念你们那边的XX国中。』我:『那你应该是我学妹?』她点点头。
  我们就开始聊天,知道她叫欣雅,大学毕业后,因为母亲失业,被母亲要求去当警察,收入较稳定。但跟她个性不符,因为她比较爱玩,觉得作警察很严肃。聊到一半时,我起床去洗手间,露着屁股,经过她前面。回来后,我坐在床边,她坐在旁边的沙发上【放下可当床的那种陪伴床】。

  欣雅:『学长,你伤的怎样?』我就故意把衣服掀开,露出鸡巴。我:『就伤在这里,然后割这里的皮来补。』说完后,马上把衣服盖上,我看欣雅,吞了一口口水,然后把笔记电脑,放在床头柜上,低着头,走过来掀开我衣服。欣雅:『我可以看看吗?』结果她说完,就一手握住我鸡巴,吸了起来。

  我:『你干嘛?』欣雅:『最近,我参加比赛,已经快两个月没作爱了,你的鸡巴好硬,握着就想要了,能不能请你帮忙?』我点点头。我:『学长帮学妹是应该的。』她就拿出一张纸,写着【笔录中请勿打扰】,然后拿出胶带,去贴在门口,回来时,边走,边将她那身警察制服,脱的精光,露出那有点健美的身材,走过来抱着我,一手握住我的鸡巴,一边亲我。她的奶子,碰到我身体,感觉很尖挺,有点结实,我扶着她屁股,也是有点结实。然后,他就把我推到在床上,爬到床上,握住鸡巴,在她的小穴口磨了几圈,就直接将鸡巴插入她的小穴。
  欣雅:『啊啊……好久没吃肉棒了……』她在床上抱着我,她的屁股,慢慢的上下抽插,小穴越来越湿润了。后来,她下床去,将病床的头部摇高,重新回来时,她改背向我,在将小穴套入鸡巴,这次抽插的速度,就加快了。【床的头部摇高,作起爱来,真的感觉来不错。】欣雅:『啊啊啊啊……嗯嗯嗯……舒……啊啊……服……嗯……啊啊……』她改背躺在我身上,双手撑在床上,我则一只手,摸她的奶头,一只手揉她的阴核。

  欣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啊啊……刺……啊……激……啊啊啊……』她似乎很喜欢这姿势,我就紧抱着她,揉她阴核的手,就更用力。欣雅:『啊啊……呵呵……耶耶……啊啊啊……爽……啊啊……呵呵……啊啊啊……』感觉她的小屄,似乎氾滥了,淫水都流出来。她再翻身,变成紧抱着我,屁股更加用力,上下抽插。欣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接着,她挺直身体,双手紧压住我的肩膀,屁股更加用力上下抽插,似乎到了最后高潮关头。欣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她双手一放,摊在我身上,小穴夹住鸡巴缩收,流出一阵淫水。等了一下子。欣雅:『谢谢学长,很久没如此舒服了。』欣雅就抱着我猛亲,然后起身穿衣服。

  我起来看她的电脑,除了我的基本资料,一个字都没打。我:『你要走了,那笔录怎么办?』欣雅:『时间拖太久了,你把经过写一下MAIL给我就行了。』她就开始收拾东西,我看到录音机是开着。我就拿过一放,结果是她的淫叫声,我拿着往我电脑一插。我:『好好听喔,我要拿来当手机铃声。』欣雅:『你神经。

  『我:』很好玩,反正没人知道是谁。『下载完后,将录音机给他,摸摸他屁股。

  我:『好了!你可以走了。』她就提起公事包离开了。

  欣雅离开后,将美兰带来的东西吃完,由於连续两次作爱,有点受不了,就躺下呼呼大睡了,醒来时,已经快七点多了,足足睡了六个多钟头,精神体力恢复了不少。一睁眼,发现贞清坐在沙发上。贞清:『你今天怎么睡那么熟?』我:『无聊啊。就睡觉,越睡越熟了。』贞清:『快点吃饭吧?都快冷了。』我就打开保温盒,开始吃饭。

  我:『我好几天没洗头了,想去你家,你帮我洗头,不然这里没浴缸,腿没地方摆。所以,你去帮我问,可不可以请假。』贞清点头就出去了,没多久,她就进来。贞清:『请好假了,不过,你明天早上,要做检查,若可以就能先出院,下星期,再回来拆线。我明天早上再载你过来。』这时,如雪又提着水果进来,见到贞清点了点头。

  我:『你又提水果来干嘛?搞不好,明天就出院了。』我:『我介绍一下,她是我女朋友赵贞清,她就是被抢的那位小姐叫王如雪。』贞清打完招呼,在我耳边轻声说。贞清:『这个长的不错,要不要我帮你把她?』我也在她耳边轻声说。我:『我已经上了。』这时,贞清用力抓住我的鸡巴。贞清:『你还真敢,才几天就上了。』我:『是你说要帮忙的。痛啦!』贞清放开手。

  贞清:『说!怎么上的。』我:『就第一天,我喝汤倒在身上,全身黏黏的,她就帮我洗澡了。』如雪:『赵小姐,对不起,我不知道他有女朋友,那天帮他洗澡怕弄湿,所以没穿衣服,帮他洗,就那样了。』贞清:『那你现在是来帮他洗澡的。』如雪:『本来是啦,但现在,应该不用了。』贞清:『刚好他说要洗头,就还是你来帮他洗。你不用吃了,快点走吧,回去看你是要洗大头,还是小头?』说完,就抢过保温盒,收拾东西,帮我穿上衣服,就走了。

  一路上,如雪似乎吓的不敢说话,一直抱着水果篮,但我知道,贞清在逗她的。到贞清家后,她指指浴室。贞清:『浴室在那,你那天有脱衣服,今天也是一样。』我就笑笑的,带如雪到浴室,她今天穿一件,长袖连身洋装,我从她后面,将拉炼拉开。如雪:『你女朋友在,这样不好啦。』我:『我女朋友很狠的,你不照她说的作,会把你跟我砍了。』

  如雪她就自己脱掉衣服,但还穿着内衣裤,就要我躺在双人按摩浴缸内,把我受伤的脚,跨在浴缸上,接着,帮我洗头。贞清穿着一件透明的浴袍,里面没穿,看的到她在玉袍内的乳头,及没穿内裤的蜜洞,超性感的,靠在浴室门口,但却一付很凶的样子。贞清:『你那天有穿内衣裤吗?还不脱掉。』这时,如雪几乎要哭出来。如雪:『不要这样啦,我真的不知道,他有女朋友啦。』贞清:『叫你脱就脱,那么多废话。』

  贞清就走进来,动手要将如雪内衣裤脱掉。这时,如雪真的吓到哭出来了。我:『贞清,好了啦,不要再吓她了。』贞清就过来抱住如雪。贞清:『不要哭了,跟你开玩笑的啦。』如雪:『你真的是他女朋友吗?为什么还要我这样作?』贞清:『其实我的性欲很强,但比较喜欢跟女人作,可是又要男人插,刚好碰到阿辉,他体力好时,我一个人应付不来,所以常常两个人,跟他一起作爱,当然,都是我们认识的,也很固定,也许,你也可以加入我们。』

  贞清说完,就抱着如雪亲吻,如雪虽有些挣扎,但也和贞清舌吻了,贞清也将如雪的胸罩拿掉,脱掉她的内裤。我:『女王【我都这样叫贞清】能不能先帮小的洗好再玩。』贞清就放开如雪。贞清:『你先帮这个色狼洗澡吧,我先到外面去了。』如雪就继续,帮我用沐浴精洗身体,还搓出一些汙垢来。如雪:『你看!你真髒. 』我:『那因为好几天没洗澡了,我可是很爱乾净的。』

  如雪还是很小心的,蹲在我旁边帮我沖水,我手也没闲着,不是摸她乳房就是小穴,弄得她小穴,也开始湿了。如雪:『你真的跟她说的,一样作爱吗?』我就将,我如何认识贞清,及跟芷薇和佩琦四人,常常轮流玩3P的事告诉她,但也跟她说,有时跟一些OL一夜情。如雪:『那她不知道吗?』我:『知道,但她不会阻止我,因为她知道,我有需求,她又很忙。』

  洗好后,如雪帮我擦乾身体时,又要含着我鸡巴。我:『先不要玩,女王在外面等。』我和如雪到客厅时,贞清已弄了一盘水果,并看着电视。我则带着如雪,在沙发上坐着,我们三人,除贞清还穿着那件可有可无的透明浴袍外,几乎都全裸。油於贞清似有似无的,特别性感,我就爬过去,将脸凑在她的小穴,舔了起来。

  贞清她享受了几下。

  贞清:『嗯嗯……你先……嗯……去……服务……嗯嗯……如雪……啦……』我就转换阵地,换去舔如雪的小穴,贞清也过来,吸吮着如雪的乳头。如雪:『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她的叫声,也是细细柔柔的,一付陶醉万分的表情,看了鸡巴更加硬了。我正起身,要将鸡巴插入如雪小穴时。门铃响了,贞清没穿衣服,去看了一下,就开门,然后拉进一个女人,原来是佩琦。

  贞清:『你有钥匙,干嘛按电铃?』佩奇低着头在脱鞋,一边说!佩琦:『我刚刚去医院,护士说辉哥跟你一起回来,我怕你们小别胜新婚,来看在不在,果然,看你穿这样,就知你们在办事。』当她走进客厅,看到我跟如雪,没穿衣服,如雪拿个抱枕,遮住身体。

  佩琦:『她是谁啊?』贞清:『她叫如雪,就是被抢的那个人,而且,人家好心帮你辉哥洗澡,他就把人家给奸了。』我:『喂!不要说的那么难听,我们都是心甘情愿的。』佩琦:『你哪一次不是心甘情愿的,也就只有清姐愿意纵容你,你真是好运。』贞清:『没关系啦,如雪也是个好女孩,正想要她,也作我们的好姊妹。』佩琦就坐到如雪的旁边,打量着如雪。

  佩琦:『长的很可爱。你好,我叫佩琦,是清姐的助理。』贞清:『她的第一次,就是给辉哥糟塌了。』我:『喂!怎么越说越难听,是她拜託我的,又不是我主动的。』如雪疑惑的看着佩琦,佩琦只是对她傻笑,我就将那天的事,告诉如雪,而佩琦要阻止我,我就在客厅溜鸟,边躲边说,还学当时佩琦的口气,贞清跟如雪在旁哈哈笑,最后,佩琦就坐在沙发上不追了。

  现场变成,我们三人赤裸的,坐在三人沙发上,佩琦自己一人,穿着衣服,坐在单人沙发。贞清:『刚刚我们正要办事,结果你一来,害我们都停了,你说怎么办?』佩琦:『那我一人服务你们三个。』我:『你怎么弄?』佩琦就将我,拉到贞清及如雪中间坐下,然后跳起艳舞,把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脱光,丢散在各处,然后来到我们前面,蹲下来,用嘴巴含住我的鸡巴,各用一只手,分别插贞清和如雪的小穴。

  贞清:『嗯嗯嗯……你……嗯嗯……很聪……嗯……明……嗯嗯……』如雪:『嗯嗯嗯……嗯嗯嗯……嗯嗯……』我则左抱贞清,右抱如雪,并各伸一手,用手指揉她们各一颗乳头。贞清抱着我的头亲我。贞清:『嗯嗯嗯……老公……嗯嗯……好……嗯……舒服……嗯嗯……』如雪:『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佩琦这时起身背向我,将他的小穴,直接套入鸡巴在抽插,换我用两只手,分别插入贞清跟如雪的小穴内骚痒。佩琦:『啊啊……嗯嗯……好……棒……啊啊……好……嗯嗯……爽……嗯嗯……』贞清:『嗯嗯嗯……痒……嗯嗯……咩咩……啊啊……好痒……嗯嗯……』如雪:『嗯嗯……嗯嗯……啊啊……嗯嗯……』

  这时候,如雪跟贞清的屁股,不停的扭动。贞清忽然起身。贞清:『这里太小了,我们到房间去,不然,只有佩琦在爽。』我们就起身到房间内,我要她们三人,跪在床上,屁股面对我。我:『我先各插你们几下。』我就将鸡巴,分别在她们三人的小穴内,插十几下。三人:『啊啊啊……嗯嗯……啊啊……』
  接着,我斜斜仰躺在床上,让如雪跪在我腿边,让小穴插入鸡巴,贞清与如雪,面对面跪坐在我胸前,与如雪抱着,我用一只手的手指,插入她的小穴内,用抠转痒的方式,佩琦用狗爬式,将她小穴对准我的嘴巴,让我舔她的小穴。就这样一个攻三个。如雪双手靠在贞清的肩上,很好用力,她似乎很享受的抽插着。如雪:『啊啊啊……辉哥……嗯嗯……啊啊啊……舒服……嗯嗯……』贞清的刺激似乎最大,身体不停的颤抖,蜜洞不断流出淫水。贞清:『啊啊啊……老公……啊啊啊……太……啊啊……刺激……啊啊……了……啊啊……』

  佩琦的小穴,用吸的,咬的,舔的交换使用,似乎很陶醉。佩琦:『嗯嗯……哥哥……嗯嗯嗯……好……嗯……舒服……嗯嗯……』贞清似乎快高潮了,小穴内有些抽动,她就起身,要如雪把鸡巴让给她插,如雪起身后,贞清握住鸡巴,就插进她的小穴。贞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她抱着站在旁边的如雪,高潮出精了。我在这样刺激下,大叫【啊】的一声,将爱液射进贞清的蜜洞内。我也停下,继续舔佩琦的小屄了。

  佩琦起身,我就滚到贞清旁边抱着她,佩琦则抱着如雪,两人相拥,并用手指,互抠小穴。女人似乎知道,如何让自己爽,很快,如雪就不停的摆动屁股。如雪:『啊啊啊啊……啊啊啊……』她被佩琦弄出高潮,也出精了。我则接手,将手指头插入佩琦小穴抠。佩琦:『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佩琦小穴一缩,她也出精了。

  休息后。佩琦:『辉哥好厉害,一次搞我们三个。』我:『那是你前面作的好。』贞清问如雪:『这样子,喜不喜欢。』如雪点点头。贞清:『那就加入我们了。』如雪再点点头,贞清跟佩琦,就抱着如雪,表示欢迎之意。佩琦:『辉哥,接下来,我看你如何一次搞定四个。』我:『面对四个女色魔,我铁定是没办法,今天这样太刺激了,所以就提早泄了。』本来,她还想来挑逗我的鸡巴。
  贞清:『不要玩了,明天要早起,送他回医院。』『我们晚上一起睡吧。』一张床睡四个人,是有点挤,所以都紧紧的抱一起,我是左抱佩琦,右抱如雪,贞清则从如雪背面抱着她。后来在迷濛中,贞清似乎喜欢如雪,两人又缠绵一番。
  隔日早上,贞清送我回医院,没多久,医师就来查房了。丽芬走到我床边,面对其他人,将我的手拨下来,我明白他的意思,就沿着她的大腿,往内摸他的小屄,真的没穿内裤。主治医生又吩咐她,今天再检查一次,看是否能出院。她点头后,故意背对着大家来摸我的头,然后一手拉开医师袍,她里面是一件薄薄的圆领衫,要我看她没穿胸罩的激凸,但我摇摇头。因为巡房结束要走了,她故意走最后,然后转身掀起衣服,露出乳房,我就点点头。

  接下来,我一面上网,一面跟人MSN,美兰在MSN上说:『昨天比较忙,回去就睡着了,忘记煮东西,叫我自己去吃饭。』午餐时间,我就露着屁股,到护理站跟美芳要一件衣服,告诉她,我去吃饭了。

  回到病房时,看见我的保险员在房间内。她是我以前经理的前妻,因为搞外遇离婚了,她叫素玲,一位三十几岁的少妇,之前,向她买保险时,还没离婚,所以见过几次面,跟她买完保险后,除了打电话来问候外,她又跟经理离婚了,我又没事,没申请理赔什么的,今天一见到,有些认不出来,跟以前比,多了一点骚味。

  我:『素玲姐,你怎么来了?』素玲:『你那天打电话给我,我想你是一个好客户,从没帮你服务过,所以帮你拿一些,申请理赔文件给你,顺便跟你说明一下。』我:『我也刚想问你,怎么申请理赔。』我将后面的衣服脱掉,不是故意的,让我屁股对着她。她竟然伸手,摸了我的屁股一下。素玲:『阿辉!你的屁股好可爱喔!』说完,她就拿出一些表格文件,走来挨在我身边坐下,一边解说,一边用她的双乳,磨蹭我的身体,让我的鸡巴,有些感觉就挺起大帐篷。她就用一只手,摸了几下我的鸡巴,笑了一下。

  素玲:『哇!好硬,你先等一下,我去一下洗手间。』她就脱掉外套,去洗手间的时间有点久,结果出来时,衬衫钮扣也开了两三颗,露出部分乳房,及已经解开的胸罩,拿着一件内裤。素玲:『刚刚摸了你的鸡巴,有点受不了,想说自己解决,但咩咩还是很想被插,你看我的内裤都湿了。』我:『不会要找我吧?』素玲:『现在不找你,找谁?就算你不同意,我也要硬上,不然,我就大叫。』真是好够骚!她拿的那件内裤,真的湿湿的!

  接着,她把衬衫拉出来,钮扣全部打开,脱掉窄裙,整个人就趴在我身上,让我躺在床上,我伸手摸她的淫屄,真的都湿了,她用那两个奶子,一直磨蹭我的身体。对这种放的开的,我就直接将手指,插入她的淫穴,一样用抠、转、痒的方式,弄她小穴。素玲:『嗯嗯……好……啊啊……痒……嗯嗯……痒……嗯嗯……』接着,她起身拉我起来,换她趴在床上,屁股向外。但我的手指,没离开她小穴,还是抠得紧紧的。

  素玲:『啊啊……咩咩好痒……嗯嗯……要……鸡巴……啊啊啊……插……』我就把鸡巴,插进他的小穴,她的屁股,开始用转的起来。素玲:『啊啊……鸡巴……嗯嗯……插……的好……啊啊啊……舒……嗯……服……啊啊……』我则用两只手指头,掐住她的阴核猛揉,她的淫水不断流出。鸡巴还是猛插她的小穴。素玲:『啊啊啊……太……啊啊……太……呵呵……爽……呵呵……了……啊啊啊……呵呵……』我将她转身,换躺在床上,将她双腿,放在我肩上,在把鸡巴插入小屄,因为淫穴内,已经湿成小水洼了,插起来滋滋作响。

  素玲:『啊啊啊啊啊……呵呵……啊啊啊啊……』换我将鸡巴,插在小穴内不动,改用转几圈后抽出,再猛插几下。素玲:『嗯嗯嗯……啊啊啊……嗯嗯……啊啊啊……』感觉,她的小穴已有痉挛的情形了,我更用力的抽插。素玲:『啊啊啊啊啊阿……救……啊啊啊啊啊……命……啊啊啊啊……』她身体抽动了几下,小穴流出淫水来。素玲:『跟你作爱,真的很爽。』

  休息一下,她起身,边穿衣服,边抛媚眼。素玲:『当初怎么不知道,你的鸡巴那么棒。早早就叫建傑【我以前经理】带来给我用。』我:『拜託!老板的老婆,我才不敢呢。』素玲:『那现在不是了,就常常来用喔。』心想真是她妈的骚。

  随后,她整理衣服,及要给我的资料后,要离开时,还将内裤丢给我。素玲:『已经湿了,给你作纪念。』

  到了晚餐时间,丽芬竟还没来帮我检查,现在是爱柔值班,我请她问看看,没得到回覆。贞清再送晚餐来了。贞清:『什么时候可以出院阿?』我:『不知道,还没检查。』贞清:『我有点事,先走了。』她离开后,爱柔进来了。
  爱柔:『苏医师叫你去她的诊疗室,就那天去的地方。你明天就出院了,晚上,我能不能再跟你作爱?』我:『现在如果你有空,跟我一起去吧?』爱柔:『难道你跟苏医师也干上了?』我:『对啦,要不要一起去啦?』爱柔:『我没作过3P耶。』我:『那待会,我被她强奸了,晚上你就没得玩了。』爱柔:『好啦!』我:『不过,你要把内衣裤脱掉。』爱柔:『为什么?』我:『因为苏医师一定也没穿。』爱柔就将她的内裤及胸罩脱掉,再穿上连身护士服。
  我们到了苏医师的诊疗室,打开们进去,苏医师一见到爱柔,丽芬:『她怎么来了?』我掀开爱柔的裙子,露出她的淫屄。我:『她跟你一样,咩咩都说痒了。

  『我就伸手掀开丽芬的裙子,果然,她也没穿内裤,露出她的淫穴。丽芬:』我这两天,被你逼没穿内衣胸罩,搞得我好想要。『

  我心想,这几天天天作爱,再加上昨夜一王战三后,下午又刚玩一次,实在没性趣了。我:『这几天,在医院睡得很累,现在没性趣作爱,你们两位就先表演一下,把我性致弄起来了,我再跟你们作。』她们两人互看了一下后,就脱起衣服来了,当两人脱完衣服后,爱柔跟丽芬却走向我,把我衣服全部脱掉。丽芬:『你以为你是谁,管你有没有兴趣,就是要你的DD。』

  两人将我推到病床上躺着,丽芬一口就含住我的鸡巴,爱柔抱着我亲,并用她的双乳,在我胸前磨蹭。丽芬吸了几十下鸡巴后,就爬上床,将小穴套进我鸡巴。

  丽芬:『啊啊……看我今天肏爽你。』说完后,她双膝跪在床上,屁股用力的上下抽插。丽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肏……啊啊……死……啊啊……你……啊啊……』我一边用手抠爱柔的小穴,一样在她小穴内骚痒。爱柔:『嗯嗯嗯……痒……嗯嗯嗯……』丽芬仍继续用力的,将屁股上下摆动。

  丽芬:『啊啊啊……爽……啊啊……爽……啊啊啊……好……啊啊……爽……啊啊啊……』爱柔:『嗯嗯……苏……医……嗯嗯……师……嗯……快一点……嗯嗯……换……我……嗯嗯……』丽芬就更卖力的,摆动屁股上下摆动。丽芬:『啊啊啊……我……啊啊……要……啊啊啊……出……啊啊……来了……啊啊……』接着,丽芬停止屁股的摆动,弯身抱着我喘气,小穴流出一堆淫水。

  爱柔一见,马上拍拍丽芬,要她下来,换爱柔马上将她的阴户套进鸡巴,跟丽芬一样抽插起来。爱柔:『啊啊啊……舒……啊啊……服……了……啊啊啊……』在爱柔抽插了几十下后,我的鸡巴,受不了这刺激,就射精在她的淫屄内了。爱柔:『辉哥!我还要啦,已经快出来了。』我则闭着眼睛没回答。

  爱柔则下床,开始吸起我鸡巴,也不管那鸡巴上,沾有她的淫水跟我的精液,而且用舌尖,舔我的马眼,没多久,鸡巴又开始有反应了,爱柔在快速吸了几下后,再度爬上床,将鸡巴套入小穴中,又抽插起来了。

  爱柔:『啊啊啊……舒服……啊啊……了……啊啊……』我则伸手捏她的两个奶头猛转,她受了刺激,屁股更是用力上下摆动。爱柔:『啊啊啊啊……快……啊啊啊……升……啊啊啊……天……啊啊……了……』她再用力,将屁股抽插几下后,她小穴也出精了。

  三人休息后,就回了病房,我打了电话给贞清说,明天可以出院了。隔天早上,我一到上班时间,就赶快去办离院手续,离开医院的淫乐病房。

          <OL激情【十七】淫荡会计们>

  『人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