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老婆的性感开发之旅】(62 上)【作者:8083979】
【老婆的性感开发之旅】(62 上)【作者:8083979】
字数:512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一》大学时代

            六十二、惊天秘闻(上)

  「当然我也有些疑惑,自己怎么会在一天的时间里,被晒得这么黑,那个人也很是得意的给了我答案,原来是他趁我不注意,偷偷把我的防晒刷换成了美黑素。对此我感到万分绝望,我终究还是没有逃出他的手掌心,落入了他的陷阱,可笑的是,就在早上我穿上这套衣服的时候,还在幻想着什么狗屁的美好未来。」
  小欣说话的状态越来越激动,对于之后的事情,已经完全了解的我来说,我真的不想让她再说下去了,如果继续下去,对于小欣来说是残忍的,虽然我的理智告诉我说破无毒,破而后立,但是出于一个深爱着她的男人来说,我真的无法再狠心看她这样难受下去了。

  在一番挣扎过后,我终于鼓足了勇气,想要冲过去抱紧她,可是就在我刚刚要起步的时候,她的声音却变得更加尖利。

  「别过来!别过来!我还没有说完,我还没有就此被打败,我还在挣扎。虽然在知道了真相后,我一度感觉到绝望,但是当时的我,却并没有因此而放弃,无法预知未来的我,还天真的想要做着最后的挣扎,毕竟之前承受的太多了,我不甘心就这么放弃。」

  「所以说,那一晚,那个人不单单只是看到和玩弄了那个变身成猫娘的我,他还在不断的调戏着我,他用淫荡的话语勾起我的性欲。他围着床绕来绕去,让我只能下贱的跪爬着跟随他的脚步。他故意不拿避孕套,还强迫我用嘴叼给他。他用那毛绒绒的尾巴,轻抚过我的身体,让我欲火中烧。」

  「当然,这一切的成果,都有我的配合掺杂其中,那就是我最后的挣扎,我还可笑在心里默默祈祷,这放纵的配合能为我换来,最后一天的安稳。也许你会说这不过是我给自己找的借口罢了。可是你告诉我,在那个陌生的环境,我该怎么办?我能怎么办?」

  「为了那最后的目标,我放弃了矜持和自爱,付出了身体和心灵,我失去的东西太多了,我怎么能就此放弃之前的一切努力?那时的我就是一个彻彻底底已经输红了眼的赌徒,在我看来,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输了,那么我也就不怕再赌这最后一次。」

  「不过现在想来,那个时候的他,好像也已经不打算在演示什么了,他的要求越来越过分,甚至让我在做爱的全程中都保持猫叫,更可笑的是,对于这个无耻的要求,我竟然还下贱的接受了。」

  「那一天,他彻底的放开了手脚,在羞辱玩弄了我一番之后,终于拉下我的内裤,然后卡住我的屁股,直接挺直了鸡巴,操了进来,而我则保持着做爱时的那意思理智,用来维持他要求的猫叫声。」

  「我用一声长长的猫叫声,来表示自己被填满之后的满足感。我们就像两只真的动物一样,在那里交配,没有了语言的交流,所能感受到更多的是,来自原始欲望的释放。跪趴在床上的我,能清晰的感觉到来自身后的冲劲,阴道被胀满,子宫被顶撞,全身的快感都从身体的下方袭来。」

  「他卖力的耕耘着我的阴道,好像想直接打通通向我内心的通道。在一番激情的操干过后,他甚至伏下了身子,把整个上半身贴在我后背上,然后两只伸向我的胸前,一只手从内衣猫脸的镂空处探了进去,另一只手则抓住那根在做爱前,就被他插在内衣里,被两边的乳房夹住的猫尾巴上。」

  「他的手,一边揉搓着我的乳房,一边拉动那个猫尾巴,那黑色的容貌,滑过我的肌肤,很顺畅,还有些痒,痒得我浑身发抖,身体比之快感的充盈扭动的更加厉害,而嘴里那妩媚的猫叫声,也显得更加诱人。」

  「他好像也很满足于,我的表现,在一番猛力操干过后,他轻轻怕打了我的屁股几下,我明白他的意思,顺从的转过身子,仰躺在床上,这姿势不是就是被操翻了的意思那?」

  「他兴高采烈的上了床,开始从正面,进攻我的阴道,同时他还粗暴的拉下我的内衣,让我背束缚了一天的乳房,得到了充分的舒展。虽然我没有仔细的去观察,但是我的余光还是看到了,那两个乳房上,分别都有半个猫脸。」

  「此时因为乳房不在紧贴,那张脸也已经不成样子了,但是大概的轮廓却并没有变。那就是我他烙在我身上的耻辱烙印,虽然像他说的,应该在几个月后会恢复,但是那烙在我心里的印记,却永远不会消散。」

  「但那时的我可没有时间去考虑这个问题,我仅剩的理智还在维系着那一声声诱人的喵咪叫春。而他则在看到我胸前的烙印是,变得更加兴奋,这个答案是我的眼睛和阴道同时告诉我的。」

  「他的脸上兴奋的无以言表,鸡巴也胀大了不止一圈,就连那冲撞的力度也猛然飙升。然后他再次伏下身子,用两只手,从两侧向中间聚拢着我的付让,然后他把脸直接埋在了我的乳沟处。」

  「虽然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我能感到,就在那个猫脸的位置,有一条湿滑的好想泥鳅一样的东西,在游走着,来来回回,反反复复。我知道,他在用舌头不断的舔着那个HelloKitty。」

  「那个过程中他是疯狂的,真的像一只发了请的公猫一样,没有怜惜和温情,有的只是为了释放欲望而冲动的爆发。而我在屈辱中也慢慢有了高潮的感觉。在又一番激烈操干过后,我们同时达到了高潮。」

  「这一次我没有像往常一样起身去洗澡,反而是他进了浴室去清洗。我无意识的躺在那里,手掌按住胸口,想要遮住那令我无地自容的印记,可是那只是一场徒劳。我绝望而无助,却又无计可施。我选择赌博,那是我无可奈何后的最后出路。我不知道这样对不对,但是却不得不做。」

  「实话实说,那一刻我的心里已经没有你了。有的只是我怎么才能逃离这魔爪。

  不是放弃了你,而是我已经无暇顾及你了,或者说,在那个时候,我已经给我们的爱情画上了句号。「

  「我没有考虑你,但是另一个我必须要考虑的人,却出现在我的眼前了。那个人清洗好了之后,从浴室走了出来,坐在我的旁边,伸手搂住了我,我本想多开,但犹豫了一下,还是任由他抱住。而他则恬不知耻的,开始诱惑我说,觉得这次旅行的时间太少。」

  「我清楚他的意思,他并不想旅行诺言,不过他还不想让自己出尔反尔,所以想要诱导我像上次一样,自己主动送上门去,但是对于已经心灰意冷的我来说,这种诱惑是无用的。我的内心坚定地告诉自己,决不能答应,但是我的嘴还要委曲求全的说着谎话,来安抚那个男人,换取最后的安全。」

  「之后这一夜还算是平静,当然是对于那个人来说的,虽然皮肤的颜色在没有灯的情况下,看不出来,但是那印在心里伤痕却始终存在。这一夜我的心是彷徨的,虽然还剩这最后一天,可是我却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坚持下去。」

  「我不知道那个人还要玩什么花样,他的陷阱是埋在白天还是晚上。也许几个小时之后我就要面对最后的审判,我的这场豪赌就能看到最后的牌面。这几天的努力,想换来的就是平稳的过完这个旅程,所以这最后一天要如何过去,我的心里充满了未知和无措。」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去的,只知道在醒来的时候,内心还是不能平静。但是该来的总是要来的,是躲不过去的。我只得鼓励自己去面对,我已经不考虑未来了,只求能安然过完今天就好。」

  「我起身下床,走向浴室,已经习惯了的看向电视柜,果然那里已经放好了今天要穿的泳衣,我有些犹豫,但还是走了过去,拿起后,向浴室走去。」
  「进了浴室看到镜子中,自己的样子,又是一阵悲伤。除了昨天穿着泳衣的地方,身体的其他部位都变了颜色,相对于之前的黝黑来说,那只是我第一次看到自己的皮肤变色后的感觉,这个时候看过去应该属于是小麦色的发黄,但颜色的浓淡并不重要,我看到的就好像变色的地方都写婊子、贱货一样的字眼。」
  「强打着精神,洗完了澡,然后来到镜前,拿起今天的泳衣,当我用两只手拎起肩带之后,我终于明白自己今天要面临什么状况了。」

  「整体来说,这件泳衣比之昨天那种分体的泳衣所用的布料要多很多,可是我就想不明白,那些设计师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在布料更过的情况下,竟然还能将泳衣设计的这么淫荡,在我的理解中,不是应该布料越少才越淫荡那?」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那件泳衣的造型,好像一个」Y「字,从下体一直兜到肩膀,在手上拎着,就感觉那宽度根本无法完全遮住我的下体。那一瞬间,我真的想将它直接丢掉,然后转身逃离。可是想想之前所付出的一切,在看看面前镜子中,自己这一身的印记,我又迟疑了。」

  「可是思前想后,面对这最后一天的诱惑,我还是屈服了。一天只要再坚持一天,我就可以和所有的不开心说再见了。我抱着这样的心态,开始穿起泳衣来。」
  「可是当我刚刚将两条腿套进去,想要向上拉起泳衣时,我却发现原来在泳衣的裆部,竟然还有一条拉链,我不知道那是不是用来方便的,但是我的第一个想法确实,这个设计,好像很适合做爱。」

  「那一刻我有些犹豫了,我想马上脱下它,可是内心的声音却又一次出现了,它阻止了我,犹犹豫豫之间,我只能继续向上拉,这种情况在我发现泳衣的开叉过高,和胸前还有两个拉链的时候,都出现过,而我则一直被最后的胜利所蛊惑,最终穿好了泳衣。」

  「可是就在我鼓足了勇气看向镜中的自己的时候,我却突然发现了一个我绝对不能忽视也无法接受的问题。这件泳衣在穿上身后,果然跟我之前想的一样,它裆部布料的宽度,根本无法遮挡住我的整个阴部,我腹部的阴毛,竟然有还多还露在外面,在配上那里因为有内裤遮挡而仅存的一块白皙皮肤,显得格外耀眼。」
  「如果说对于这件泳衣淫荡的造型,我还能强迫自己接受的话,那现在大白于天下的阴毛,却是我无论如何也无法忍受的。」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努力的用手捋顺着她们,可是她们却就是不听话的到处乱跑,在试过几次无果之后,我放弃了。可是那接下来怎么办?这是我忽然天真的想起了外面的那个人,也许,我是说也许,我可以出去跟他商量一下,能不能换一件泳衣,虽然这个时候我万分的不想向他低头。」

  「可是我一想到自己这几天给予他的配合,或许他能看在这一点上,对我网开一面。」

  「我一小步一小步的走出浴室,我不敢快走或迈大步子,因为那会让我的阴毛也随风飘扬,我会更加的无地自容。」

  「一点点踱到外面,他果然已经醒了,靠在床头玩味的等着我,我能闻到房间里新鲜的烟味,显然他刚抽过烟,刚刚一直惬意的在那里欣赏我在浴室里的彷徨。」

  「我真的不想服软,但是此时却无计可施,只得开口与他商量。可是……可是他却一点没有留给我余地,只是轻描淡写的告诉我可以选择把那些阴毛刮掉。这是我从来没有想象过的事情,那个地方的毛还能刮掉?光是在他说完,我自己想象都觉得这种行为下贱无比。」

  「直到这一刻我才真正确定,之前我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白费的,在他的眼中,我只是一个可以随意玩弄的玩物,一个贱货、婊子,我们之间不存在情感或者其他的情谊,有的只是兽性和兽欲,当所有的粉饰统统消散,剩下的只是两个肮脏的人之间的龌龊交易。」

  「说是交易,可能都有些自吹自擂了,我没有从他里的到任何东西,所承受的都是痛苦和折磨。我只是下贱的把自己送给他享乐和泄欲,相对于那些最下贱的妓女都不如。」

  「而可笑的是,就在昨天早上,我还在幻想着自己未来会有多么美好什么的,原来那都不过是梦中的泡沫而已,看起来很美,当戳破之后,则是一场空想而已。」
  「对于他这样一个原本陌路的人来说,我都没有任何价值,那对于本应是我最亲最爱的人们来说,我还值得他们疼爱或守护吗?那一刻我的心里已经连绝望和悲伤都没有,怎么也没有,好像真的变成了一具行尸走肉。」

  「我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整个身体任由着他说的,走进了浴室,拿起了剃须刀,然后坐在马上,分开双腿,轻轻的刮着下体的毛发。」

  「在这个过程中,我的大脑完全的空白,没有想事情,也没有任何活动,直到一阵刺痛袭来,我才多少恢复过来一点,然后低头看去,只有耻丘上的一条血痕,和浮在马桶水面上的无数毛发。」

  「我没有立刻去擦掉血迹,而是看着马桶中的那些阴毛,发愣。看着它们,就好像看到我一直以来的伪装一样,什么清纯校花、什么典雅女神,不过只是一层附着在我下贱内心外的毛发而已,之所以我一直没有发现自己的本质,只是因为这些毛发在我的刻意栽培下,已经过于茂盛,而完全掩盖了本心而已。」
  「可是现在,当它们被一点点的刮掉,我那龌龊下贱的内心大白于天下,我还有什么脸,说自己是纯洁的,高贵的那?当时迷茫的我,还不曾不死心的用手扯下夹在剃须刀上的阴毛,然后按向下体,奢望它们回去,然后这只是徒劳,有些东西,丢掉了,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不过还真的有一些被沾在了血迹上,难道,每个人的转变和成长,都需要经历血的教训吗?可是为什么,在我经历了血的教训后,得到的只是对自己淫贱本质更加清晰的认知那?」

  「我看到马桶中原本清澈平静的水面,忽然出现了一丝涟漪,一片嫣红融入,然后慢慢消散,那一刻我再也无法忍受着折磨,我不知道剃须刀是什么时候滑落的,我只知道,在我双手掩面痛哭的时候,它已经不在我的手中了。」

  说到这里,小欣可能想到了自己那时的遭遇和心情,眼中也湿润了起来,但是很明显她不想让我看到,她微微转身,然后好像不经意的用手在眼角滑了一下,我知道那是为了扫掉她已经流出的泪水。

  这一刻我的心如刀割,果然,小欣的一切的转变都是从之前那晚的电话开始的,没想到我的一个电话,竟然把整个事情搞成这个样子,之后的事情和之前我的猜想一样,小欣把阿涛对他的调教,都归结成了他的报复行为,这种猛烈的转折让小欣无法接受,进而开始怀疑人生,甚至怀疑自己的品性。

  这也就导致了她在走进了思想误区之后,觉得有愧于我,对不起我,才会出现今天这个主动而且坚决的要跟我分手的局面。至此,我已经完全了解了小欣的所有想法,和经历的所有事情,对于之后的野战,我想已经没有必要再让小欣回忆了,现在的她已经处于崩溃边缘了,如果继续下去,很可能让她彻底更加癫狂。
  因此趁着她转过身去,我赶紧冲了过去,一把抱住她,她还想挣扎,转过身来,推搡着我,而我知道自己必须要强硬,双手用力的紧紧箍住她,然后嘴唇狠狠的盖在她的唇上,甚至伸出舌头,闯过她的牙关,与她舌吻。

  本以为她会像以往一样,没一会就会瘫软在我的怀里,可是这一次她却出奇的强硬,一番疯狂的,没有章法的挣扎过后,到底还是推开了正在将手臂的力度调整向温柔的我。

  我很是疑惑的看向她,而她则眼神冰冷,之后变得戏谑,在之后是挑衅,用手指横向擦过嘴唇,整张脸上扬,然后微笑的问道。

  「怎么样?那个人精液的味道,怎么样?」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