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正是风起时】(1.8)【作者:flyfei】
【正是风起时】(1.8)【作者:flyfei】
字数:1503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八章:呼天不应

  1984年4月

           ***  ***  ***

  上章概要:吴春冬和罗妙竹也落入阮家元的魔爪,糜一凡与杨凌晓已经彻底被越南人驯服。

           ***  ***  ***

  本章人物

  云雁荷:女,22岁,黑蝴蝶副队长

  吴春冬:女,28岁,黑蝴蝶一班长

  罗妙竹:女,21岁,黑蝴蝶女兵

  阮家元:男,33岁,越南少尉

  黄林山:男,35岁,越南中尉

  黎仟秀:女,25岁,越南军医

           ***  ***  ***

  黄林山和阮家元作为越南这次加强排的主要骨干,将雇佣军和精英士兵形成了这样一个加强排,不是为了反扑,因为他们清楚越南战争已经呈现了一边倒的局势。而是要阻止中国对自己的快速渗透和瓦解,从而为政府获得更多的回旋余地。

  他们清楚这次派来的三个别动队里,另外两个黑狐狸是男兵组成,在于正面狙击,用优秀的新式战法,对付越南擅长的丛林游击。而黑蝴蝶别动队却是为了乔装进入越南腹地,获取情报信息并从内部瓦解。

  他们本来是很重视对黑蝴蝶的阻拦的。但是没有想到杨凌晓和糜一凡的意外被捕和她的不堪一击,让黄林山和阮家元轻松还捕获了过来支援的吴春冬与罗妙竹。

  与糜一凡和杨凌晓不同,吴春冬作为黑蝴蝶一班长,罗妙竹作为密码破解专员,她们的口供比糜一凡要重要的多。黄林山与阮家元虽然在糜一凡这个绝色美女和杨凌晓这个阳光萌妹身上获得了性虐的快感,但是对于健美的吴春冬和姿色不亚于糜一凡的罗妙竹来说,他们需要的是重要的指挥计划和两个班当前的指挥部位置。

           ***  ***  ***

  大牢的正中竖着一根圆木制成的十字架,一具披散着头发全身赤裸的女人体正悬挂在上面,皆因除了她的两条手臂张开绑在横木上外,从竖木的顶端挂下来一串钩子,两个小铁钩钓住了女人的鼻孔,迫使她只有尽力仰起脸,秀气的鼻子还是拉得长长的变了形。

  另有两个小铁钩勾穿了女人的两只乳头,将原本丰满圆润的奶子扯成了尖锥形,鲜血从创口淌下来成了线,划过雪白的肚皮,洁白身子的上多了几道触目的残红。还有两个大铁钩则从横木顶端处拉下来,挂住女人的两侧膝弯,使女人的大腿朝两边高高扬起,桃型的臀部向前送出。

  这样阴毒的设计几乎使整个身体都悬在空中,近百斤的承重除了手臂之处,都落在鼻头、胸乳和腿弯几个柔处,略动一动都是剧痛难忍,且阴户、肛口一尽羞处毕现,便於玩弄和用刑。

  不用细看,都可知道女人已用过重刑了,正是黑蝴蝶一班长吴春冬。除了周身吴春冬的鞭痕外,女性的性徵处看来都很用心地遭受过虐打,小腹隆起像待产的孕妇,阴户青肿得成了个烂桃,阴毛被精液粘成了乱七八糟的几丛,阴道口挤成了细缝,屁股也抽得红紫象烤过的腊肉,肛口中插进了一截带叶的胡萝蔔,在肛门紧张的蠕动下,微微颤动用。刑具前面生起一盆大炭火,烤得室内热浪逼人,无论是受刑的女人还是施刑的几个赤膊上阵的男人都是大汗淋漓。

  阮家元衣着齐整,手中捏着几根钢针在女人前面踱着方步,不时拿起手巾点一点额上的汗珠,看来他也有点吃不消这炭火的威力,终於还是翻起睛珠骂人:「哪个王八蛋吃错药了,大热天的生什么火罗,烤死你爷啊,有病!」

  待火盆撤了出去,室内众人方喘了一口长气,目光重新彙集到饱满丰韵的女人身体上来。女人没任何能力遮住这些色狼们投向自己下体的猥亵目光,甚至无暇感受周身的剧痛,她的意志都集中到了小腹,刚才男人们将他们排泄的尿水和着髒物,尽数从屁眼里灌进了她的肚子,髒物翻江倒海,像滚开的水不停地倒腾。
  剧痛和排泄的欲望越来越强烈,她已没有羞耻可言,就算是在大庭广众之中也会一泄了之,可是阮家元连起码的一点点机会也不给她。排泄洞口被里头大外头小的胡罗卜塞得死死的,只有一阵阵地往胃里倒灌,女人除了翻白眼、想呕吐和绝望的呻吟外再也没有任何法子想,此时,她只想一个字,死。

  阮家元不怕她死,好整以暇,剥开粘在女人脸上的几缕碎发,说:「辣妹子啊,何必这样死撑呢,只要说出指挥部在哪里,凌风和云雁荷小队的计划,我就给你一个痛快,你不是爱吃宫保鸡丁吗?等下我就让人炒一盘给你吃,就看你身上哪张嘴大一些……」

  吴春冬往日美丽的圆脸上此时尽是血污,因痛苦和脱水而失去了血色,挣扎很久,头虽不能动弹,嘴里还是费力地吐出两个字。「放你妈的屁!」

  阮家元的方脸上浮起一丝冷笑。「真正愚不可及。」

  边说边将一根钢针慢慢且用力地扎进吴春冬肿胀的阴户。

  「呀……!」

  下体意料不到的尖锐激痛,使吴春冬一时间忘记了自己的困境,不自觉地往后扭动,乳头立时扯裂,刚刚停流的鲜血重新迸出,鼻孔也被拉破,血流不止,内外交困的吴春冬,就这一下就差点陷入疯狂的深渊。

  阮家元停了一下,让她喘口气,恢复一点神智,然后继续推进,吴春冬不敢再用力挣扎,听凭阮家元将一寸多长的钢针扎进她的阴肌深入,没至针眼处。
  整个过程中,她除了忍无可忍的惨叫,就是咬紧牙关,眼泪迸流,只有不停地痉摩的臀部,方能告知这柔弱的肉体所承受的痛苦。

  「考虑好了么?」

  第二根钢针扬起在吴春冬的眼前。

  吴春冬闭上眼,始终还是一声不吭,冷汗一颗颗从额头冒出。

  阮家元恼了,道:「还嘴硬,怕老子玩不死你。」

  很快,第二根钢针也插入那柔肌当中,女人再也禁受不住,大放悲声,一股热腾腾的尿液喷溅而出,倒有大半洒在阮家元的手上。

  阮家元却不介意,把手抬到嘴边,舔了舔,感受了一下尿液的碱涩,笑道:「妈的,中国女兵尽是一些骚货,兄弟们说是不是啊?」

  众人哄笑道是,他们被中国女兵战场上羞辱过多次,颜面尽失,就一次好不容易才抓了个活的,还是个靓妞,新仇旧恨,怎会不激起他们残虐的欲望。
  阮家元手指拧住她的阴蒂,狠狠地搓着扯着,拧得血红肿大,狞笑道:「多长时间了,你的战友们呢?谁来救你了?现在你知道她们是什么脚色了吧?。」
  吴春冬直欲昏过去而不能,只能在半清醒的状态中忍受这无边的折磨,但是始终也不再说一个字。

  时间一点点过去,吴春冬的下身扭动得越来越厉害,意识也进入癫狂之中,阮家元知道她已到了极限,再不抽出塞住肛门的胡萝蔔她真的会死了,当然,黑凤凰没逮到,这女人还不能死。

  於是,阮家元握住萝蔔根处,怪叫一声,「妈的,去死吧!」

  「呀……咿啊……」

  吴春冬彷彿於极寒极冷的地狱中突然拔出地面,泥石流一般的夹着冲天臭气的黄汤从屁眼里疾冲而出,痛快淋漓的排泄中,竟於极痛的深渊中产生一种莫名的快感,纵使再淫荡的妇人,也会於此种情形下产生深深的羞辱。更何况吴春冬虽然说话大大咧咧,但性生活方面还是比较洁身自好的。

  天哪,让我死去吧……

  急火攻心,吴春冬终於昏迷过去,阮家元看着她,冷冷的对旁边的越南士兵说:「这臭屄交给你们了,我和罗妙竹那小美女好好玩玩!」。

           ***  ***  ***

  刑讯室的铁门打开了,两名赤着上身、穿短裤的越南士兵带进了被反捆着双手的罗妙竹。

  罗妙竹是一个非常丰致柔弱的南方姑娘,她有着一双动人的眼睛,睫毛很长,柔软的嘴唇微微噘着,看上去好像同谁在呕气。尽管她的脸上弄得很脏,但仍然使人感到她白晰的皮肤。她身材不高,乌黑的长发垂过了腰部,一只丰腴的乳房从被撕破的军装上露了出来,宽大的黑色长裤沾满了灰尘,半掩着她赤着的双脚。
  阮家元开始了审讯。罗妙竹用很轻蔑的眼光看了看他,但同时,她也瞟了一下摆在她周围的各种刑具。

  阮家元抓住她的头发,打了她一记重重的耳光。她踉跄了一下站住了,鲜血从她的嘴角流出,她白晰的脸颊很快就肿胀起来。她执拗地挺起胸膛站在那里,用仇恨的目光瞪着我们。

  「操你妈的屄!」阮家元恶狠狠地用很难听的字眼咒骂她,威胁她说要把她打死在刑讯室里。罗妙竹无所畏惧地用同样的口吻斥责阮家元,并且宣称自己的军队会为她来报仇,这样,一场严刑拷打已经无法避免了。

  在阮家元的命令下,两个越南士兵抓住捆缚罗妙竹的绳索,开始往下扯她的裤子。罗妙竹激烈地挣扎着,咒骂他们,拖着两个越南士兵一起摔倒在地。很快就把罗妙竹的裤子和裤衩都剥光了,然後又撕开了她身上已经破烂不堪的衣服。
  罗妙竹蜷缩在潮湿的地下,尽量用腿挡住她的乳房,目光惊恐地望着我们。阮家元命令两个越南士兵把她拉起来,强迫她赤裸着站着,用许多下流的话来羞辱她。罗妙竹羞涩地面色涨红,一边咒骂着,一边在两个越南士兵的握持中挣扎,结果又摔倒了。

  两个越南士兵按住她,把她的双脚分开固定在地上的两个铁箍里,又把她的双手捆在前面,从梁上拉下一条铁链勾住捆住她双手的绳子,然後扯动了滑轮。
  罗妙竹的双臂被一点一点地拉了起来,身子也逐渐挺直,最後她已经无法再扭动了。

  阮家元望着这位被固定在刑讯室当中赤身裸体的中国女兵,用手在她身上摩挲,以引来侮辱她的自尊心。他放肆地拍着罗妙竹的肚子,用手指挖她的肚脐眼,嘲弄地说,中国军队是不会知道她会这样光着身子站在那间秘密刑讯室里的,而且永远也不会为她来报仇的;可是她却会长期关在那里,每天要忍受各种各样的折磨,直到她默默地死去而没有人会知道。

  从刑讯室渐渐传来罗妙竹痛苦的尖叫声。他们在拷打她了。阮家元所使用的手段手段不停变化,一会儿用鞭子抽,一会儿用木棍打。罗妙竹虽然纤细,但是却异常倔强,仅仅咬着牙关。

  不过很快,她的惨叫声变得异常凄厉,拉着长声的尖叫颤抖着,令人毛骨悚然。只见刑讯室桌上电刑控制器指示电压的红线在不断上升,两条电线的一端分别缠绕在罗妙竹两个勃起的奶头上。电流从她的两个奶头上通过,使她身上的肉不停地抽搐,每当电流增强的时候,她的身子就反弓起来,头向後仰过去;她的脸色苍白,汗水从她的身上沁出,头发也粘到她的脸上。阮家元并没有为她痛苦的样子所动。其实他们根本没有把她当作一个有血有肉的女人,只是无动到衷地等待着他们希望得到的供词。

  「如果你不说出来,我就让你每时每刻地跳这种难以忍受的舞蹈,直到你断气为止。」阮家元威胁着她。

  罗妙竹显然是个意志很坚强的姑娘,尽管她难受得死去活来,却没有任何屈服的表示。她大张着嘴,双唇战栗着,脸部的肌肉也因疼痛扭曲了。当阮家元增加电流,她的身子就猛地挺直,反弓起来,眼睛也向上翻过去。

  有时候,阮家元并掉电源,让她醒一下再重新把电流升上去。他像摆弄一个电动玩具似的,残酷地折磨着那个可怜的女兵,使她扭动着身子,发出一阵阵惨叫。

  渐渐地,罗妙竹的喊叫声变成了绝望的嘶鸣,几乎不像是人类发出的声音。她的惨叫声消失了,头无力地垂到胸前,汗水像露珠一样从她的身上滚落下来,显然她已经昏死过去了。

  他命令越南士兵把罗妙竹解下来抬到一块四边有孔的木板上,然後把她的四肢插进孔里用绳子捆牢,再往她的臀部底下垫上一块厚木板,使她仰面躺在那里。一个越南士兵给她浇了冷水,使她苏醒过来。

  罗妙竹已经虚弱得说不出话,只是大口地喘着气,痛苦地呻吟着。

  阮家元用很下流的话威吓她,把一根特制的前端带有一根探针的铁棍插进了罗妙竹的下身。

  这是曾经美国为南越越南士兵制造的一种专门对付女犯人的电击器,后来留在了越南。一经插入便可伸入女人的子宫内,在金属探针充电时,子宫就会产生猛烈的抽搐,使女犯人感到比分娩阵痛还要剧烈的、内脏都在随之抽动的涨酸般痛楚。

  阮家元把电源接到电击棒露出的插口上,然後走到电流控制器旁。他告诉罗妙竹,这种刑具比其它的电刑厉害得多,劝她不要在受尽苦头之後再供出她早应该供出的事情。

  罗妙竹没有回答,张着的双唇也紧紧地合在一起。看来,她已经意识到将要遭受的折磨,而且下定决心战胜肉体的痛苦。

  电流控制器的红灯亮了,罗妙竹骤然瞪大了眼睛,身子向後反起来,口中发出呜呜的呻吟;随着电流加大,她脚背绷直,手腕反翻,肚子和大腿周围的肉由间歇抽搐转为节奏很快的痉挛。她拖着长音发出尖厉的惨叫,眼睛几乎瞪了出来。
  我让阮家元暂时关掉了电源,使她有一点恢复的时间。

  「我都……都告诉……你们。」罗妙竹显然已经到了频於崩溃的程度,她竭力把话说得清楚一些∶「我,哎哟……说唔……把东西,拔出来……」

  见她已经屈服,阮家元走过去俯在她脸的上方说∶「要是你早就这样就不会受那麽大的苦了。快说,指挥部藏在什麽地方?」

  罗妙竹还在呻吟,没有马上回答,眼睛也闭上了。阮家元用手指掰开她的眼皮,催促她快说。她吃力地把头扭到一边。喘息着说∶「畜生,你们这畜生……别电我了……我什么都不知道。」

  阮家元重重的一拳打在罗妙竹布满汗水的胸脯上,又拧开了电源。

  这种残酷的电刑一直持续到下午四点多钟。罗妙竹已经无力再喊叫了,她全身瘫软地躺在刑床上,大口地喘着气,汗水在她身下积成很大一块湿渍,只有在阮家元通电流的时候,她才发出一声微弱痛苦的呻吟。

  姑娘的惨叫声已经变得沙哑,头发披散开来,浑身都是亮晶晶的汗水。终于,她的头低垂下来,疼得昏了过去。然而,这仅仅是个开头,更加难以忍受的还在后面。越南士兵们用凉水将罗妙竹泼醒。阮家元揪住她的头发,使劲摇晃着,再一次发出问。然而,回答他的仍旧是顽强的沉默。

  他对身旁的越南士兵喊道:「再给我拿几根针来!」两个越南士兵抓住罗妙竹,把她放在桌上,把她的手脚绑在桌脚上,这样:的姿势使她的两腿大大地打开,露出她的阴部。罗妙竹知道他要干什幺了,这是一个女性所绝对无法容忍的。她拼命扭动着身子,悲愤地骂道:「畜牲,你想要干什幺!」阮家元没有理会她,他从一名越南士兵的手里接过钢针,蹲下身去,眼睛紧紧盯住姑娘的两腿之间。
  现在,那地方因大腿向两侧牵拉而微微绽开着,中间露出粉红色的嫩肉,他知道这是女人最珍贵、最敏感、也是最脆弱的部位。曾经有许多坚强的女犯,她们顶住了其它酷刑的摧残,但却无法忍受对这一部位的折磨。因此,对女性的生殖器官施刑,是他最拿手的一招。当然,这对每一名刑讯越南士兵来说,也是最感兴奋的一刻。看到年轻姑娘双腿间那令男人心动神摇的部位,阮家元的心禁不住狂跳起来,耳边似乎又传来那一声声令他心满意足的尖厉惨叫。

  为了更充分地发泄兽欲,他像所有的越南士兵那样,总是想方设法让这一刻持续的时间更长些,更充分地享受那种快感。于是,他没有立刻就用刑,而是先用手肆意地拨弄女人那最敏感的部位,同时用极其恶毒的语调对姑娘进行猥亵。
  「畜牲,你们这些不得好死的畜牲!」阮家元把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放进嘴里湿了一下,然后左手分开小阴唇,把右手两指插进干涩的阴道,然后打开两指,使撑道撑开,同时用拇指揉搓着阴蒂。姑娘的阴蒂逐渐地硬起来了,阴道里也逐渐湿润了。姑娘的呼吸也重起来了,阮家元将一根长针慢慢朝女性最脆弱的阴蒂部位刺去......当阮家元拿起一根针时,罗妙竹开始感到前所有为的恐惧。
  「这枝针将会刺穿你的屄。」他解释着。「……不,求求你不要这样!」罗妙竹终于开始哀求了,」我……告诉你……所有我知道的事,可是我真的不知道呀,求求你!」阮家元露出淫荡的笑容,对于能施加于这个女兵身上的所有痛苦,他都十分地乐在其中。

  「你确定没有任何事能告诉我吗?」罗妙竹吓得全身僵硬,她狂乱地拉着绑着她手腕和脚踝的绳子,想逃开这张拷问桌。男人们大声地嘲笑着她微弱的抵抗。阮家元把他的手指覆在她的裂缝上,然后分开她的阴唇。

  「我会先刺一边,如果你还不说,我就会刺另外一边的阴唇,然后再刺你的阴蒂。」他微笑着,用力把那根锋利的针刺进罗妙竹的阴唇深处。当罗妙竹感到那根针插进她的嫩肉时,她痛苦地尖叫着,「求求你,停啊」她哀求着那只站在她面前可恶的畜性。阮家元大笑着,又加重了力道,他并不是很快地穿过她的阴唇,相反地,他是慢慢地把针推进她那受尽酷刑的嫩肉。罗妙竹尖声叫着,甚至于变成了哭号,当那根针穿过她的阴唇时,她痛苦而全身扭曲着。罗妙竹感到着了火似的,眼泪狂涌而出,她不断地尖叫,但是完全无法阻止他缓慢而充满痛苦的针刺。终于,针头从罗妙竹嫩肉的另一边穿了出来,阮家元拉动那根针,罗妙竹感到她的嫩肉被拉开,而且痛得不得了。阮家元又拿起另一根针,重复地在罗妙竹另一边的阴唇上施以同样的酷刑。

  他缓慢地把针刺入面前这具痛苦扭动着的胴体,这次的刺入比第一次的还痛,罗妙竹尖叫着哀求他停下来,而她每一次求饶,都会让他快乐的笑出来。她感到血液流了出来,流过她的屁股缝。终于,罗妙竹另一边的阴唇也被刺穿了,他拉动针,不断地摇着,直到鲜血大量地流出来,他嘲笑着她无意义的挣扎,因为这只会使她更痛而已。于是,刑讯室里再一次传出女人凄惨的叫声,那时一种由于无法忍受折磨而发出的极其惨痛的哭叫。在令人发指的兽刑下,姑娘疼得浑身不住颤抖,一次次扬起头,大声地哭喊惨叫,被汗水浸湿的头发散乱地贴在脸上,身上......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罗妙竹终于又一次被折磨得昏死过去。
           ***  ***  ***

  在另一个审讯室里,吴春冬依然遭受着酷刑,主持酷刑的是黄林山。

  等吴春冬被凉水泼醒过来后,士兵对她施用藤条抽阴户的毒刑。越南士兵们对这种刑法早已十分熟悉,他们走上去,解开固定在姑娘脚腕上的绳子,然后抓起她的双脚。此刻,吴春冬已没有力气再反抗,只得听任他们摆布。越南士兵一人抓住她的一条腿,猛地向两侧分开,然后向上提起来。阮家元从桌上拿起一根藤条,甩动着,走到吴春冬面前。他看了一眼姑娘下面因大腿向两侧牵拉而绽开的部位,」嘿嘿」发出两声冷笑,猛地抡起藤条照那里抽打起来。」啪、啪......」,坚韧的藤条抽打在女人身体最娇嫩、最脆弱的部位,刺及肺腑的剧痛使吴春冬不住地摇晃着头,发出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只片刻的工夫,她的下身便被抽打得血肉模糊。这还不算,阮家元又命人将辣椒水倒在姑娘被抽打得皮开肉绽的地方......。

  在长达四个多小时的刑讯过程中,越南士兵们不断变换着花样对吴春冬进行残酷的拷打和折磨。烧红的铁条烙烫姑娘的乳房和阴部,用铁钳子拔她的指甲,将电线接在她的奶头上施用电刑,用带棱角的棍棒捅入姑娘的阴户......吴春冬
被折磨得死去活来,不知昏过去多少回,又一次次被凉水泼醒。但是,不管手下们施用什幺样的酷刑,尽管难受到失声痛哭,她始终没有吐露半句口供。

  于是黄林山下令使用淫刑。越南士兵先把吴春冬双手捆在一起,然后举在头顶,把绳子穿过房顶的滑轮把她整个身子吊起,又将她的双足在背后交叉捆紧,捆足的绳子系在她的腴间,这样吴春冬就被双足交叉捆着高举双手凌空吊在房子中间。男子开始慢慢折磨她了。一个家伙过来,把一种药膏仔细地抹进吴春冬下身娇嫩的肉穴里。吴春冬咬着嘴唇不敢出声,发出模糊的呻吟,使劲退缩着。那个家伙抹完了药膏,淫笑着说:「老大,这个骚货底下的骚穴里已经湿透了!哈哈,这个娘们就快发浪了!」说着,他竟然来到吴春冬身后,粗鲁地扒开两个雪白的肉丘,露出了吴春冬浑圆细小的菊花蕾。」老大,这个贱货这里好象还没被干过呢!」

  他说着,将手指插了进去!啊!不!不要动那里!唉呦,停、停下来!」吴春冬感觉到插进自己肛门的手指开始转动起来,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强烈的羞耻感和奇怪的滋味不断袭击着可怜的姑娘,她使劲挣扎着,徒劳地想将被捆绑拉开的双腿夹紧。那个家伙拿来一支毛笔,用毛笔尖的毛刷子去刷吴春冬的乳首,胳肢窝、会阴部和足心,弄得吴春冬咯咯直笑,吊起的身体因想躲避毛笔而挣扎晃悠起来。「挠刑」弄得女子眼泪都出来了。

  下面一招是「冰刑」。越南士兵从冰箱里取出一罐冰冻可口可乐,冷不防把这罐冰可乐贴在了吴春冬温热柔软的胖奶子上面「哇!」吴春冬忍不住叫出声来。越南士兵得意地将冰冻可乐罐在她的两只乳峰上,来回滚动着,一阵阵彻骨的凉气从酥胸浸入大脑深处,令吴春冬不由得连连倒抽了几口冷气。越南士兵见状哈哈大笑起来,他蹲下身去,用手指去拨开吴春冬那两片仍沾有他的精液的阴唇,露出暗红肿胀的小阴核,他竟将那罐冰冻可乐放在这粒娇柔无比的小花蕊上!」哎呀!受不了!」吴春冬情不自禁呼喊起来,浑身一阵又一阵打起冷战来。越南士兵用可乐罐圆筒边缘在她的阴核上转着圈滚动着,直弄得吴春冬刺激无比,表情难以忍耐了。接着越南士兵又打开冰箱取出一支玻璃瓶装的可乐,众所周知,瓶装可乐的瓶嘴大小粗细恰似男人的阳具,越南士兵先使劲摇晃这瓶可乐,然后启开瓶盖一下子把往外喷射的可乐的瓶子猛插入了吴春冬的鲜嫩玉门!

  被摇晃得充气翻滚的冰可乐如火山爆发似地从窄小的瓶口喷涌而出,全部射入吴春冬的阴道之中,阵阵凉气贯透她的桃源洞,命吴春冬全身兀自颤抖不已,哗然大叫起来。」啪!」随着一声巨响,越南士兵又打开了铁罐装的可乐,从上往下缓缓的把冰可乐倾泻在她丰满高耸的乳峰上,深褐色的液体顺着吴春冬的奶尖流同她平滑的肚皮,又淮入黑色的森林冶入到她那春水汨汨的小溪流之中。
  越南士兵又把吴春冬从空中放下来,换一种吊刑。

  把她的四肢绑在一个「十」字型木架上然后凌空吊在屋子中间。越南士兵站在她吊起的身子下面,用两根细绳子分别拴住她两粒凸出的奶头,然后双手分别握住两根绳子往左右两边分扯着,绳子勒进她的乳头一左一右向外扯着,吴春冬正感到疼痛难忍时,忽然乳尖上又传来阵阵舒适的快感,原来这越南士兵虐女有术,一近用绳子使劲拉扯吴春冬的奶头,一面又用租糙湿热的舌头去磨那勃起的乳尖,令她感到又痛又痒,酥麻难捱。

  接下来越南士兵给吴春冬上「木夹刑」。在她的耳朵、鼻尖、嘴唇、舌头、乳房、奶头、肚皮、大腿、阴唇上密密麻麻地夹上了木夹子,然后用皮鞭去抽打她的玉体。吴春冬的身体被吊在空中,身体随着鞭子的抽动而抖动,每次一抖动又带动那些夹在敏感部位的木夹子晃动,从全身带给她阵阵剧痛却又伴随性刺激。越南士兵挥舞皮鞭一顿猛抽,直到把她身上的所有木夹子都打落下来。

  最后越南士兵给她上「电刑」。先把她从梁上放下来。然后把她缚在一张「阴茎椅」上面,这张椅子的中央有一只电动阴茎,吴春冬坐上去正好塞入她的下体。吴春冬被反绑双手按坐在椅子上,电动阳具正好插入她洪水泛滥的花穴。她的双足被分别缚在椅子腿上,男人往她的脚心里插入几支带着电线的铜针,在吴春冬两只红肿立起的乳头上也红上电线,电动阴茎上当然也有电线,男人把所有这些电线的线头都接到一只直交流变压器上,先将电压和电流调到最小,然后打开了电源开关。二百二十伏的交流电经过变压器后变成了微量的不伤人体的直流电通到了吴春冬身上,吴春冬身子开始发起抖来。

  男人慢幔地扭大了电压,电流越来越强,吴春冬的乳头、阴部、脚心叁处最敏感的部位同时受到强烈的电击,尤其是电动阴茎在她的腔道里强有力地来回抽动着,居然带给已经经事的吴春冬阵阵高潮,令其亢奋地呻吟着,那阵阵温热酥麻的电流传遍她全身上下,从发梢到足心,令她骨酥筋软,晕然欲醉。越南士兵一边加大电流,一边举起皮鞭狂抽吴春冬的玉体,令她快感骤增,淫兴渐至,越南士兵最后举起锤子把插入她脚板的带电铜针全部钉入她白嫩脚心深处,同时也把电流开到最大,这一着终于可令吴春冬阴精涌出,乐极娇啼把她送入了蓬莱仙境。

  吴春冬被折磨得死去活来,不知昏过去多少回,又一次次被凉水泼醒。但是,不管手下们施用什幺样的酷刑,尽管难受到失声痛哭,她始终没有吐露半句口供。阮家元叫手下牵来一头毛驴,他要用这只野兽奸淫吴春冬,使她屈服。阮家元拿起放在桌子抽屉里的皮绳,绑住吴春冬的手腕和脚踝,然后拉过驴子的背,使吴春冬吊在它胃下方,让她大开的双腿间正对着驴子的尖端。

  「不!不!求求你不要啊!」吴春冬经过长时间的折磨后,第一次开始大声哀求:「你不能让驴子这幺对我,它的阴茎真的会撕裂我的,它会杀了我,它的阴茎不能塞进去的,真的不行的!」惊惧和恐怖撕扯着吴春冬。她知道这将会把她杀了的,这只动物的肉棒一次又一次地撞击着她的股间,惩罚着吴春冬的阴唇及阴蒂。

  这只野兽猛烈且不断地将涨大的肉棒插向吴春冬的阴部。

  吴春冬感到她的阴唇被撑得愈来愈宽。「阻止它呀!」她哭叫着,」它快要插进来了,不要,不要啊!」

  「说不说?!」

  「……」

  于是没有人阻止那只驴子,它持续地将它的肉棒送向目标。吴春冬闭上眼睛并咬紧牙关忍受这种痛苦,终于,龟头插入了,驴子很满意地把她弓着送到位置上。这是对吴春冬阴部非人道的酷刑,她的身体像着了火一样,她的汗一滴滴地滴到地上,她尖叫着、哭叫着,同时双手手指紧紧地掐进驴子的侧面。吴春冬从未感到如此地痛,就像是一枝燃烧的火把插进她身体一样,她的身体如此地被蹂着,而且完全无法逃跑。然后驴子开始射出炽热的液体,牛

  吴春冬的身体在强烈的虐待中像是爆炸了似的,感觉是如此激烈,全身的神经就像是被电流通过一样.吴春冬感到炽热的液体在滴到地上之前流过她的屁缝并经过她的臀部,当驴子的精液一波一波的射入,吴春冬已经在极度的痛苦中神志不清了,除了极限的痛苦在身体里爆发外,她什幺都遗忘了。吴春冬尖叫着。接着她重新恢复了意识,她柔顺地吊在驴子身下,而驴子的阳具在完全地发泄后也软化从她破裂的嫩肉中滑出来。

           ***  ***  ***

  罗妙竹被拷打结束後,依然没有吐露任何信息。比起糜一凡和杨凌晓,阮家元不禁佩服这个外表文静的美貌女兵,阮家元命令越南士兵把罗妙竹拖回牢房后,开始思考新的拷问方式。良久,他露出了奸邪的笑容。

  「你考虑好了吗?」阮家元盯着罗妙竹问道,手里来回颠着一把匕首∶「你是不是想每天都尝受那种滋味呢?」

  罗妙竹疲倦的低着头,似乎根本没有看到刚才的情景。「即使你们杀死我,我也不知道……」她哀声然而很坚决地说。

  阮家元狡黠地笑了起来∶「你以为我们会让你这麽痛快地死去吗?在你断气之前,我们要给你尝遍各种苦头,慢慢地折磨你,让你自己招出口供来。」
  「看来这个中国女兵病得很重了。」他对手下说∶「我们先给她治病吧。」
  罗妙竹已经没有力气进行反抗了,阮家元和阮文新把她拖到刑讯床上,给她注射了一种烈性的空孕催乳素。并且从那天起,他们每天给罗妙竹注射两次空孕催乳素,并在给她们送去的饮食和饮用水里也渗有促进乳房发育的甲地孕酮口服液,这些都是导致子宫阵缩兴奋的垂体後叶制剂和激敏激台类药物。同时,她们还被定期以审讯为名带到刑讯室去检查药物产生的反应和效果。

           ***  ***  ***

  半个月过去了。这半个月中,凌风正在积极的推进计划,但糜一凡和杨凌晓被越南士兵当作性奴反复蹂躏,而吴春冬在不停的被刑讯、拷问、逼供,她健美的身体如今成了被凌虐的本钱。

  云雁荷分队迟迟没有得到吴春冬和罗妙竹的消息,她几番尝试联系凌风却未果,无线电出现了严重的信号干扰。她们随身携带的干粮和水已经殆尽,这些天都是靠捕捉丛林动物和露水生存。六名女兵不得不面临下一步的计划。

  云雁荷提出了计划,由吴佳带领五名女兵开始乔装逐步进入村庄,她打算独身返回丛林,去尝试发现糜一凡、杨凌晓、吴春冬、罗妙竹的行踪。尽管吴佳觉得不妥,但是云雁荷认为自己身手敏捷,应该能自保。

  而罗妙竹此刻正在接受前所未有的考验……

           ***  ***  ***

  罗妙竹又被带到刑讯室。这次等待她的,除了以往的注射和凌辱以外,还有五名粗暴野蛮的越南士兵。为了进行好半个月以来的第一次审讯。阮家元在每天给罗妙竹的饮食中加入导致子宫痉挛收缩的麦角流浸液。然而,当罗妙竹发现了他们对她使用催情药物之後就开始抵制给她送去的食物和水。因此,阮家元和阮文新只好每天以电刑威胁她,强迫她进食。

  罗妙竹一直以极大的毅力忍受着剧痛,拒绝挤出奶水,迫使阮家元不得不派两个越南士兵每隔三个小时用吸乳器将她的两只乳房抽空。那天午饭时,罗妙竹发现在饮食中有稠状膏体物质,便把饭倒在门边。阮家元命令两个越南士兵揪住她的头发,掰开她的嘴给她强行灌入。罗妙竹挣扎着、哭叫着,奶水在挤压中浸湿了衣服,最後她还是被身强力大的越南士兵灌下了掺有药液的食物。

  由於连日下雨,五号刑讯室里散发着潮湿憋闷的气味。在电灯光照射下,罗妙竹已经被剥得一丝不挂反缚在柱子上,她高翘的乳房紧张地向前挺出,并随着她的扭动而颤抖,两只红色珍珠般的奶头坚硬地勃起几乎有一英寸高,周围的乳晕也隆出了乳房。

  阮家元把她的长发分开绕到柱子後面捆牢,使她的头不能左右摆动,然後开始用手在她的乳头上来回蹭磨,用极其下流的手段侮辱她。罗妙竹显然没有听到阮家元的话,剧烈的胀痛使她皱起眉头,痛苦地呻吟着。由于连日下雨,刑讯室里散发着潮湿憋闷的气味。在电灯光照射下,罗妙竹已经被剥得一丝不挂反缚在柱子上,她肥硕的乳房紧张地向前挺出,并随着她的扭动而颤抖,两只深褐色的奶头坚硬地勃起几乎有一英寸高,周围的乳晕也隆出了乳房。

  她已经不再是那样坚强的中国女兵了,药物的作用使她的意识受到了阻碍,此时的她除了强烈的渴望着那种变态的需求之外,再无法控制住她的理智了。
  越南士兵脱去衣服,围在那位可怜的罗妙竹周围,一面下流地侮辱她,一面轮流上前对她进行奸污。罗妙竹的脸色涨得红紫,表情异常激昂,目光恍惚地大声呻吟起来,竭力摆动着被头发拉住的头部。然而,此时阮家元却冷漠地坐在审讯桌旁,不时对她发出询问,同时记录下罗妙竹在亢奋下说出的谵语。

  「啊……啊……放过我……救救我……!」

  「怎么救你?小骚屄?」阮家元开始得意的进行「审问」。

  「……干我……干我……」

  「再骚一点!」

  「……求求你们……操我……操我……我的……好痒……我的……我的……那里……」

  「那你说点我们想知道的……」

  「混……混……混蛋……不……哦……不……快……快进来……操我……我……我说……我告诉你……别……别拔出去……我说……我们……我们要在……一个月亮……月亮型……的湖畔……啊……操死我吧……爽啊……操我……」
  不知道经历了多长时间,罗妙竹的呻吟声渐渐弱了下去,最後一个越南士兵狞笑着从她的身边离开。

  在药力强烈发作并得到满足之後,罗妙竹恢复了理智,意识到阮家元的这次「特殊审讯」。她流下了眼泪,用愤怒的目光盯着指挥蹂躏她的阮家元。阮家元不以为然地站起身,拿着那份记录材料在她眼前晃着∶「虽然你真的不知道指挥部的位置,但是你讲出了云雁荷小分队的具体藏匿位置。」

  她愤怒地斥责阮家元采取的卑鄙手段,咒骂他是下流的恶棍。然而这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她亢奋谵语时泄露出来的重要情况。罗妙竹哭喊了起来,歇斯底里般的怒骂阮家元,她经受了那么多酷刑,包括惨无人道的电刑,都熬了过来。但没想到,最后是为了求男人操自己而说出了重要的云雁荷分队的位置。她的羞愧与愤怒到了极致。

  「看来你一定要自寻死路了。」阮家元一点都不同情这个美丽的女兵,残忍地笑着。他让越南士兵给罗妙竹又注射一剂烈性催情剂,然后命令那五个越南士兵把罗妙竹从柱子上解下来,带到另一间刑讯室去继续进行蹂躏。

  罗妙竹的双手被绑在一起,固定在从天花板上垂下的一个巨大的铁环上,她整个上身的重量都有她被吊起的手臂支撑,使她整个身体狗一般地跪着。她的全身都被剥光处在三个越南士兵之间。第一个仰躺着,平行地处在罗妙竹的下方,他的腿分的很开,正好放在她的膝盖边,这使他的脸正在罗妙竹巨大的乳房的下方。每只手都紧紧地握着一只乳房同时疯狂地挤压,揉弄着它们。

  巨大的园球由于他淫虐的念头时而被压平时而又被粗暴地压到一起。的手指掐压着罗妙竹成熟的乳头,每一次挑逗的拉扯都引起她整个身体的颤抖的挣扎。
  他不断地将双手环抱着罗妙竹的后背将自己拉起,将他的嘴重重地落在罗妙竹暴露的乳头上,就像一只饿急了的幼兽,他残暴地挤压着她的乳房,吸着她,仿佛想要把她吸干。罗妙竹无助的尖叫被堵在嘴里,只能发出无意义的咕噜声和呻吟声。

  第二个越南士兵站在她的面前,裤子褪到了脚踝。他的手牢牢地抓住她的头颅,将他的阳具缓缓地在她的嘴里抽进抽出,每一次进入都令他的家伙直达罗妙竹的喉头,阳具胀满了罗妙竹的嘴,令她只能通过鼻子沉重地呼吸。她的唇紧紧地缠绕着巨大的阳具,阳具一次又一次地贯穿她的嘴,但她却不能作任何抵抗。而在她背后才是罗妙竹不断颤抖和呻吟的主要原因,另一个越南士兵蹲伏在她的背后,粗糙的双手环饶着她的秀腰。他旋转着不断将他的阳具刺入,恶意地奸辱着罗妙竹。他的阳具越来越深地刺入罗妙竹的毫无防御的密道,令她的臀淫猥地起伏扭动。

  每一次强烈的刺入都令到被绑着的罗妙竹发出一声抗拒的呻吟。「啊,妙竹姑娘」愤怒的越南士兵喘息着说:「我要好好地给你上一堂礼貌课,骚屄!」说着他继续干着这名女兵。这个越南士兵越来越快的抽插,罗妙竹开始狂野地扭动,令她的头上下左右地摇动,更加深了第二个越南士兵的感觉。就想一只将要爆炸的气球,压力开始越来越大。二个男人的每一次刺入都令罗妙竹以反抗的扭动作为回应。

  她的反抗反而令男人们更兴奋,邪恶的感觉螺旋上升。然后,几乎就在罗妙竹意识到什幺将要发生的同时,她开始狂野地呻吟,抵抗地发出无意义的咕噜声,两个男人开始弓起背,兴奋地起伏着。感觉到了将要到来的潮水,她身下的第一个男人,紧紧地搂住她的后背将一个乳房插入他的嘴,以他全身的力气吸吮着她。
  这时,罗妙竹开始号叫,知道她无法逃脱。感觉越来越强,在一个充满紧张的寂静之后,两个男人同时发出一声低沉的叫声,同时在罗妙竹的身体内部发射。精液流满了罗妙竹的嘴,流入她的喉咙令她几乎窒息。罗妙竹面前的男人用手掂起她的下巴,爱抚着她的喉头,令她大口地吞下精液。剩下的精液溢出罗妙竹的嘴角,顺着她的下巴流下形成一条新的半白色的液体痕迹,加入到她前几个小时已经形成的痕迹中,顺着她修长的颈她的胸一直流到她的每一个乳房。

  她背后抓着她的屁股的男人继续抽插着,确信把每一滴残留都注入她的蜜穴。「这怎幺样,罗妙竹你这个骚屄!」越南士兵幸灾乐祸地说:「也许你还想要更多,也许我让你舔干净我的宝贝?!」两个男人继续在她的体内释放令罗妙竹缓慢地前后摇动。过去几个小时以来,罗妙竹在手下手中被毫不怜悯地轮奸。
  开始这历程是痛苦而又艰辛的,但是由于催情剂的作用逐渐发挥,随着一个又一个男人的奸污,罗妙竹开始缓缓地滑入一种半舒适的状态。当震惊过去,一阵阵狂喜的波涛随着每一次插入涌向她的全身。

  罗妙竹,这个坚强美丽的中国女兵,在催情剂的影响下,居然彻底地成为了一个淫荡的女人。